戒色感悟(五)(完结篇)——世界观、方法论和目标

   菩提树下   2018-10-01 00:00:00

戒色感悟(五)(完结篇)-------------世界观、方法论和目标 《戒色感悟》系列从去年9月开写,断断续续出了四篇,想我何德何能,不过戒色二载,就敢拿出自己的胡思乱想在寡版、汉军等诸位前辈老师傅面前班门弄斧,仔细想来,顿觉轻狂太甚、冷汗浃背,然既已动笔,半途而废又非处事之道,只好硬着头皮,晒了晒自己在戒色心态、对戒色论坛中大家的几个热点问题的认识和自己戒色的一点小经验,本意抛砖引玉,不意竟得到众誉,在此谢谢大家对我的狂妄予以包容和鼓励。

凡为人,必先正其世界观和方法论,凡为事,必先知其目标。原本我不想在此抖自己戒色时对这些问题的认识,一来我太年轻,没有足够的资历来说这些,二来汉军等开坛前辈们已一再发表、转载与此有关的文章,无需我多嘴。然而一年多的潜水阅贴、与回复我的贴的兄弟姐妹们的历次交流告诉我,还有太多的兄弟姐妹(尤其是我的同龄人)们在戒色过程并不关心这些问题,仅仅着眼“戒色”的表征维持了多久、遇到YY时怎么对抗、身体受损了如何回复等浅层的、细节的问题,对淫色本身的危害也限于身体素质下降、人际关系恶化、事业无成等微观领域,对自己沉湎色情的原因一律推给毅力。而老前辈们在世界观、方法论方面的发言又被斥为“大话、空话”而不被接受。既然大家都更喜欢sample in peers(同龄人中的例子),那么我就厚颜无耻一回,谈谈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希望能引起大家(尤其是同龄兄弟姐妹们)的共鸣。

一 什么是世界观?方法论?它有什么作用?

我这里所使用的“世界观”一词,大抵相当于官方哲学言论中的“世界观+人生观”,是指一个人对自己和自己所处的世界的认识,具体为三个问题:WHO? WHAT? WHY?

WHO-------WHO AM I?我是谁?我是什么?面对这个问题,有的人会列举常常的一串身份:父亲、人子、丈夫、总经理、行业探索者……,有的人会面带讶异地说“我是什么?我就是我呀”,看过些哲学的则会背诵德国古典哲学的定义“人,就是其独一无二的、独立运作的理性以及该理性所支配的一切的总和”。

对第一类人,我要问你一句:倘若如好莱坞灾难片中一般,整个世界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你”,你还是什么东西?对第二类人,我要你问一句:是的,你就是你,那这个“你”到底包含了什么了?你的欲望是否是“你”的一部分?尤其是对戒色的兄弟姐妹而言,如果“你”是“你”,那么“色”究竟是“你”天然存在的一部分、受到外界污染后变异的一部分还是外来的污染?对第三类人,我要问你一句:不错,你背诵哲学典籍好熟啊,那么“你”的“理性”又是什么东西?德国古典哲学有所谓“绝对理性”,“你”的“理性”和绝对理性是什么关系?和他人的“理性”是什么关系?“你”的“理性”支配的范围又是哪些……

WHAT------WHAT IS IT?我们的世界又是一个什么东西?是一堆根据特定的定律互相作用的物质?是受到理性支配的有机系统?是精神的外在反应?如果世界只是一堆依据特定的规律互相作用的物质,那么爱、友谊等被我们人类视作不可亵渎的珍宝的东西,难道可以在实验室里完美的复制出来?如果是受到理性支配的有机系统,那个“理性”又是什么?和上文中提到的人所独有的“理性”是什么关系?如果是精神的外在反映,那么它反映的又是谁的精神?世界的、还是我的?如果世界反映着精神,我的精神又如何被反映?

WHY-------WHY?就是WHY,因为一言难尽:WHY DO I HERE?WHY IT BE SUCH A THING?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世界为什么又是这个样子?我和世界的关系是什么?……

大家一定注意到了,我对这三个问题都没有做出回答,因为它们是三位一体的,共同反映着“世界观”这个为人最根本的问题。比方如果你回答了WHAT“世界是一堆根据特定规律互相作用的物质”,那么就自然会得出结论:“我是谁?--------一堆物质,按照特定的规律运作”,“我为什么来到世界?----------世界按规律运作的结果”,“我和世界的关系是什么?--------找到规律并且按我自己想的来运用规律”。其中最后一个问题“我与世界的关系”,就是所谓的“方法论”,也就是由世界观直接得出的、一个人处理与他(她)之外的事物的关系的总的指导思想。

世界观和方法论既宏大又细微,说宏大是因为它“虚”,它是一个及其抽象的概念;说细微是因为它渗透到每一个人的骨髓之中,从他为人处世的每一个细节中表现出来,你可能对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不自知,但你一定有属于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例如沉湎色情的兄弟姐妹们曾经的借口是“食色性也”,这就是所谓的“物质主义(materialism)”,即认为世界是遵循特定规律互相运作的物质,人也是这样的物质,所以只要遵循某种特定的规律,作为物质的人一定会发生相应的变化。你认为自己本质上是一个有正常生理本能的动物,你就自然会对淫色很宽容,因为本能嘛,生带来不死不走的,压抑干嘛?人家色情小说里讲弄个药、搞个机器设个法子就能让对方怎么怎么不顾廉耻跟你好,你怎么会信呐?因为你觉得人是物质,或者说也就是一架机器嘛!感情、伦理这玩意虽然复杂了点,还是物质性的嘛,就是XX神经发生了XX反应嘛!

等到淫色搞出了身体问题,自然就会想到“哎呀,我身体亏了”,“亏”少也,少怎么办?补呗!就大举采购营养品想吃回来,吃了还是不行,越来越坏了,就想到去看病,看中医,吃药,再遵医嘱歇歇。人是物质嘛,吃个补品该补回来了吧?不济,吃药总补回来了吧?再不济,我自己休息,让身体自己修复总回复过来吧?

还不行啊,怎么回事额?终于想到了要戒色,一看我坛介绍“哎呀,原来淫色是损害了‘元气’,补不回来哒”,眼看“修复无望”,或变得自轻自贱----------“哎呀我变成垃圾了,修不好了”;稍好一些的哥们姐们呢,就特别急:“哎呀前辈你们跟我说说,我这个身体能修回啥样子啊?是不是我像那磨损的机器一样,停一阵机、按照某个流程一二三四五滴修修补补就好了啊。”

再例如某些自认为遵从了德国古典哲学式“理性主义”(朱子理学也是一样)的人,觉得我是个理性的集合,这色是不理性,是“人欲”,是害啊。路上抬头看到了PLMM,心跳加速,“我不要色我不要色我不要色……”,回到家小妹来电话,声音好甜啊,“我不要色我不要色我不要色……”神经兮兮,恨不得自己成了身心俱阉的太监。如此折腾若干日后人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一下,“555我破戒了……还是不够理性啊,再忍!”恶性循环往复不断。

戒色一路失败过来一些兄弟姐妹们想想,是不是这个情况?

不注意世界观,你就没有质变,没有质变,无论戒色多少天、无论戒色多么刻苦、无论用上了谁推荐的什么方法,都不顶用。说得极端一点,就算你戒色“成功”,从身体到思想都回到了第一次淫色之前,你就大功告成了?NO!世界观没有再检讨,回到“曾经的你”,不过又是一个随时准备蹈入色海的家伙家伙罢了,根本达不到“一朝戒色,终身受益”的效果。

二 我在戒色时期逐步形成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和大家交流一下)

作为和本坛许多兄弟姐妹同龄的人,我这个刚结束大学本科生活的毛头小子本是没有资格来谈什么“世界观方法论”的,但诚如前文所言,正在努力挣脱色海的兄弟姐妹们需要一个“同龄范例”给自己作参考,既然如此,那我就谈谈我的观点:

依我之见,为人应当“庄子魂、孔孟心、墨者意”,处事当“易理观,从李聃”,前三者是世界观,后二者是方法论。

(一)庄子魂

戒色两年,首要的感悟就是为人当有庄子之魂。

何谓“庄子魂”?读《庄子》,文者叹其笔墨,研究作文之法度,哲人叹其视野,研究处事之观点,我读《庄子》感受的则是对万物灵性的尊重和对生命的豁达:卷首相互争辩的动物、托梦木匠的老树、求水的鱼……庄子笔下多拟人,为文者啧啧称赞文

以上就是由(ftsx.net)小编为大家整理的 戒色感悟(五)(完结篇)——世界观、方法论和目标

点击展开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戒律研究 相关文章>>


相关分类:感悟完结世界观



随喜分享:

  • 微信
  • QQ好友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必填

◎已有 0 人评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邮箱:2035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