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礼旭:幸福人生讲座(第二梯次)11

   菩提树下   2017-04-20 00:00:00

幸福人生讲座(第二梯次) 蔡礼旭老师主讲  (第十一集)  2005/7/27  台湾中坜善果林  档名:52-136-11  诸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早上我们提到当我们的心真诚,真心能感,境界所感。
在我考上师资班以后,在那一年也跟许多同学在教育方面常常交流。
教了两年的书,也感受到我们的学生不只是一代不如一代,是一届不如一届。
诸位朋友,当我们看到这样的现象,我们应该怎么做?已经看到了,不看到不管还说的过去,都已经发现这个情况,那我们不了解如何挽救、如何把这个情况改善,那为人师之责就没有尽到。
  一届不如一届的情况不是我教书的时候才发现,记得我在念国中那时,我国三,还有国二、国一的学弟学妹,非常明显,国中生很多年轻气盛,而国三的同学虽然他们年轻气盛,但是要跟人较量都还有个道义存在,不会无缘无故看人不顺眼就欺负,都还有个理智、道理要遵循。
国三尚有这样为人的态度,到了国二渐渐没有了,国一的学弟几乎是蛮不讲理。
我在那时候就觉得怎么一届跟一届之间有这么大的差别!诸位朋友,你会不会意外?一年跟一年之间所产生的物质诱惑速度确实很快。
随著诱惑的增加,人心的堕落也是非常快速。
已经看到学生如此,我们岂可袖手旁观?但是「力微休重负」,自己力量很微小,也不能扛太重的东西,到时候把自己都压死了。
  我们了解到自己能力太差,而要解决人心的堕落唯有靠教育,就像《礼记.学记》开篇最重要的一句话,「建国君民,教学为先」。
诸位朋友,我们现在冷静想想,所有家庭的状况、所有社会的乱象、天下世界的冲突,哪个方法能够根本解决?政治能不能解决?武力能不能解决?经济?都不能解决,唯有教育才能解决,而这个教育是要真正能教导人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有德行的人,而不是教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只要教出来的人是真正有德行,我们也坚信孔老夫子在《论语》里面提到,「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当这个德风吹过去,所有的草自然就弯下腰来,臣服了,感动了,这是很自然的现象。
  就好像我们早上特别强调,在人的理智当中,最根本的一个态度,要相信「人之初,性本善」。
而这份信心当然也有深浅之分,昨天我们提到一个六岁、一个四岁的孩子懂得给老婆婆让座,感动了整个车厢里面的人群,都起而效法,这也证明人都有惭愧心,人都有善念。
而在一年多来的课程实验当中,我们走遍了大江南北,走过非常多的国度,每一场课程办下来效果都很好,上到第四天、第五天,几百个人群在听课的时候都是专心致志。
我们上课的老师看到每位听者那么专注、渴望、好学的态度,都深怕自己的学问不好,对不起他们的恭敬。
  在温州讲课,有个朋友跟我们说到,他说我本来每天都抽好几支烟,来这里上课五天,一根烟也没有抽,他说在这种气氛,好像烟瘾都不见了。
然后他也感受到居然有那么多人听课五天都不抽烟。
他又说到,他说我在听课的时候,连不好的念头起来,自己都觉得有点尴尬,不好意思。
我在上海讲课,有个朋友跟我年纪差不多,他听了三天的课,很激动,一定要跟我见面。
后来我跟他见了面,他一开始就告诉我,他说:蔡老师,你说的那些道理,我是知道、悟到、做到、得到,我是真正用人生去体证。
因为这位朋友在听课的时候表情很特别,他是双眼直视,目不转睛,然后嘴巴开开的,听得都已经入定了,我们每个上课的老师都已经观察到他上课的表情。
  他告诉我,他说:蔡老师,你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这是真的。
他的父亲非常的善良,从事於电讯的工作,刮风下雨只有要人需要,他的父亲还是会去帮忙,整个乡镇里面的人对他父亲非常的尊重。
而他十几岁就开始做生意,他说他十九岁就拿了一支大哥大。
是真的很大的那种大哥大,你们有没有拿过?一个像酒瓶一样,很重。
你看,十多年前他就拿著那个大哥大,而且还在中国大陆,那也是很有钱的人。
他说他回到乡里面每个人都称赞他:真会赚钱,真了不起!这样称赞对不对?诸位朋友,称赞要顺著什么称赞?性德。
这样的称赞把一个年轻人毁了,让他不可一世。
  他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任何非法的事他可以用钱把它砸下去,把邪的变成正的。
因为赚了钱,染上很多的恶习,吃喝嫖赌都来了。
跟人起冲突,拿著刀要去砍人,气冲冲当中,突然走到一半遇到他父亲的朋友,他父亲的朋友马上冲过来按著他的手,要把他拉回去,怕他出事,说这么好的人的孩子,假如犯下什么滔天大罪,人生就毁了。
他父亲的朋友硬把他拉回来,才化掉有可能发生的冲突。
诸位朋友,当你看到一个年轻人血气方刚,气冲冲的,你敢不敢去劝他?他一不小心:你别管!那可能会出事。
他父亲的德行庇荫了他。
警察要来抓他,邻里乡党跑来跟他讲你赶快跑,好好改过,先走再说。
他犯了很多的过错,都能够因为很多长辈的协助让他不会一错再错。
  因为在商场上赚了钱,后来染上毒瘾,染上毒瘾就很麻烦。
他在戒毒的过程把他的财富散尽了。
唯一有一股力量支持著他把毒戒掉,就是对母亲的那份愧疚感,母亲养我这么大,都还没机会孝顺她,就让她时时刻刻都在为我挂心。
有这一份孝,让他慢慢走出人生的泥沼。
他为什么去上课?因为他的姐姐在庐江听过课,我们庐江办完就到上海去办,他的姐姐打了一通电话给他,她说:弟弟,不管你这几天能赚多少钱,你听姐姐一句话,统统放下,来上课。
他真的就把工作放下,要来了。
他的太太骂他,你怎么有钱不赚?他说到,我长这么大,我姐姐都是跟我好好商量,从来没有这么坚定、命令过我,所以一定是我姐姐为我好,她才会这么讲话。
由於这份对姐姐的恭敬,他来上海听了课。
  听完课以后,他对我讲,他说:蔡老师,你不要再跟这群人讲课了,这群人都是好人,我那群狐群狗党才需要听课,把这些坏人变成好人更重要!他讲的也有道理。
但是我就告诉他,我说这群人我来讲没有用,我又没有吸过毒,是不是?你在台上讲半天,「哎呀,你不懂!」假如是你来现身说法,那一定可以让他们很感动。
我说你好好把事业经营稳定,到时候来,我们一起学习,以后那群人你去讲。
你这样给他鼓舞,他会有什么?使命感。
其实在道上混的人都很讲义气,不然他混不下去。
这位朋友,我后来到温州讲课,他特别把他太太带去听课,连他妈妈也带去了。
到了隔天他跟我说,他说昨天他们全家聚餐,妈妈在,太太、姐姐都在,他说好久没有这种家庭的气氛,好久没有家人一起学习、一起成长的乐趣。
我们一年多走下来,非常坚定相信人之初性本善。
由於有这样的信心,我们只怕自己的学问、道德不足,不怕人不感动、不受教,所谓「德未修,感未至」,自己的德行未修而已。
  由於自己二十多年来学习比较荒废,对於圣贤的经教了解有限,我就把两年教职的生涯结束,到澳洲净宗学院去学习。
当我要去的时候,学院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他说我们只接受一开始来参加佛学讲座到最后结束,不接受半途进来的。
我想我不行,我一定要把我的学生带毕业(六年级)才能去,不然随缘好了。
我就先在山下净宗学院订了一个位子,有一个床位,想先在山下学习就好。
等我要出发到澳洲去的时候,澳洲来了电话,有位台湾的朋友,他刚好去参加这届讲座,他告诉我,他说我亲自去拜托总干事,说你一定要让这个人进来,他很有心学习。
他这么苦口婆心,总干事答应了,就让我去了。
  我去的时候起了一个念头,我的中国文化底子太差,能否让我可以向一个中国文化底子很厚的老师学习,而我的悟性不足,能否再安排一个长者善知识,能在我的生活当中给我点滴指导,我就起了这两个念头。
因为我在学习圣贤的过程是以师长的经教为主,但是身旁并没有善知识指导。
而很多的朋友跟我一起学习,常常还会问我问题,我在回答他们问题的时候都觉得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很怕讲错,愈讲心愈虚,所以还是要好好学习才行。
  当我进到澳洲净宗学院,杨淑芬老师就坐在台前讲课,我都不用去找,老师就坐在前面给我们学习,另外卢叔叔刚好坐我旁边,所以我这一念心,统统都圆满了。
而那一届净宗学院的课程只有两个人意外进入,哪两个人?就是我跟卢叔叔。
诸位朋友,真心能扫除所有的障碍,真心能促成很多所谓不可能的因缘,不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真心不够。
我本来去学习中国文化,还想顺便可以练练讲经讲课,但是去了以后,不练讲经,就听课,我就这样听了三个月。
后来刚好师长吩咐了一件事,说西方现在有非常多的研究报告显示人是有轮回的。
这个理论为什么是西方资料很多?因为轮回因果的真相在中国人的心中,在儒道释三教的教诲之中,是已经认同了,没有很刻意要去用科学的方法来印证;但西方这几十年来很多的医师证明,从他的病患的病情都是来自於心理作用,而这个心理作用不单是这一生的心理作用,很多是过去生的心理障碍。
  有个朋友从小就觉得全身酸痛,成年以后这个情况没好,常常去检查半天也没病,后来催眠之后回到他的前世,他的前世是被一群人活活打死。
诸位朋友,前世被活活打死,最强烈的印象是什么?这里也痛,那里也痛。
这个意念带到这一世。
当医生告诉他这是你前世的遭遇,你应该放下,不要再挂心了,他看到这个事实,他心念一转,病怎么样?病就好了。
万法由心。
因为人假如了解有未来世,他就懂得积德修善,不会妄作罪业。
  师长一片心,希望透过西方这些资料能增加大家对因果道理的深信,就安排一些听课的同学来准备,很多都是原文资料。
安排好了上课的人,虽然我的英文不算太差,但是绝对排不上,叫我去翻译也不可能,不够能力,就有很多的朋友上台讲课。
虽然没有机会上台,我们也很随缘,反正好好学习,「君子居易以俟命」。
突然有一天有位同学他拿了一份资料丢到我的面前,他说你最适合上去讲,然后他就走了,我连跟他说不的机会都没有。
我翻了一下,还有很多英文要翻。
当天下午回去第一个动作就是拉肚子,看我的身材就知道我很会紧张。
很多朋友说蔡老师,你现在讲课都看不出来紧张,怎么办到的?我都会笑著对他说,你就先讲三百场就对了。
因为我到海口去,杨老师对我讲,你什么都不要想,先讲三百场再说。
我每天在那里数馒头,一颗、两颗。
很多事情都是经验的积累,没有捷径。
  而我最常跟老师交换心得的一个部分就是今天我们上台讲课为什么会紧张?得失心,怕讲不好面子挂不住。
假如你放下得失心,上来把自己有体会的、有做到的,真心诚意分享给大家,供养给大家,那有什么好紧张的?用这份就像对自己的父母、对自己的亲人讲话一样,心念一转,境界会转。
境界来了要接招,人生会常常有变化球,不是你所能预测的。
这时候才看出我们的定力够不够,假如继续拉肚子於事无补,继续紧张也没用,赶快阿弥陀佛,这时候佛号伏不伏的住就看得出来了,不用等临终,现在就先练练功夫,开始伏住,要理智,继续情绪用事没用。
  稳住以后开始找人帮忙,找了一位加拿大来的同修帮我翻译。
所以一个人广结善缘很重要,等情况来了你才有后援可助。
这位同学对我也很好,帮我翻译了一些宝贵的资料,我就开始准备。
讲课前两天,我是前六天拿到这个稿子,讲课前两天有一个小座,十多个要上台的同学一起先听我讲一遍,讲完以后他们把我讲课的缺点都指出来,在那个当下,所有人指出你的缺点,你只想给他深深一鞠躬,不然自己的能力太差了,每个人的建议都是宝贵的经验。
这叠资料我还带到北京放著,常常把它有机会就拿起来翻一翻,一来提醒自己,二来不忘人的人生过程有多少人给你的帮助,你的能力才能不断提升,让我们时时不忘走过来的路有多少的恩德要放在心上。
  除了这十来个朋友给我建议以外,还有一位墨尔本的长者他还过来告诉我,说我常常听经,很多人常犯的问题,有第一点什么、第二点什么,他还私底下给我帮忙。
记得那次我坐在很高的讲座上讲了一堂课,下来以后,这些给我建议的好朋友都跑过来跟我说,我们给你建议的问题,你这次讲课大大减少了。
当我们抱持著一份感恩的心,他人的雅言、建言,很快就能在我们的生命当中产生力量。
受教重要!  那天讲课讲了十来分钟,杨淑芬老师刚好走进来,杨老师在澳洲几个月当中从来没有一次下午来净宗学院,都没有,因为杨老师要准备课程,每天下午都在看《四库荟要》,没有到学院来的。
刚好那天走进来,巧不巧?很巧吧?为什么杨老师来了?因为那几天刚好澳洲躬逢百年旱灾,百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因为很多的植物是有油脂的,久旱不雨,太阳直射之下森林烧起来,烧起来之后烟雾弥漫,杨老师要上山,绕了好几条路都上不了,都挡住了,所以就开车回来,说不然回学院坐一下。
一回来走进教室,刚好我在讲课,杨老师进来以后听我讲课听到结束。
杨老师那时候就说到,她在听我讲课的时候心里想这个年轻人讲的还不错,这个年轻人不可以放过。
之后杨老师对我很关心。
  我在澳洲学习完,就想进一步亲近台中几位儒学的老师,像徐醒民老师、周家麟老师。
杨老师听我说要去亲近这些长者,很高兴,刚好杨老师又住台中,所以她就说你住我们家就好了。
我在杨老师家七个月,真正是白吃什么?人有善愿,天必从之,要相信真理。
在跟杨老师相处这七个月,虽然交谈的话语不多,但从杨老师每天生活得非常紧凑,都在为正法的弘传而努力,我看在眼里很感动,这些长者的风范,时时都在我的心中鞭策我。
  台中这段因缘结束以后,我回家考试,考试的过程,怎么考都可以考进复试,都可以考进决赛,但是就是不上榜,都是备取的多。
考得实在是,我的爸爸陪我去看榜,看到最后我都叫他别去了;我对他很抱歉,每次都有希望,每次都很失望。
我心里想想,这二三年来也是尽心尽力在学习、在教书,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怎么求个老师求不到?应该还有安排才对。
所以没考上我一点也不气馁,反而是因为考试期间,该做的事没做,一考完试我马上载著一些法宝到各个学会去发放。
  后来杨老师从澳洲回来了,我上台中去向老师问好,杨老师见我第一句话就说,她说你还没考试我就知道你考不上。
因为我还没考试以前杨老师在老和尚的面前拍著胸脯说,我有一个侄子马上可以跟我到海口推展中国文化,假如我考上了这个支票就跳票了。
所以杨老师的念力很厉害,但是这个念力不是为自己,是为正法弘传。
真的很奇妙,记得我在考高雄县的时候,这二三年来考试我都是国文考得最好,那天考国文考得很不顺利,我妈妈在家里帮我念佛,我那天考完试以后回去,她说你是不是第一节课考得特别不顺?我说对,她说我第一节课帮你念佛念得心神很杂乱。
母子连心,我已经试过太多次了。
  记得那天出了一个考题,是李白的诗词,「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我在写这题的时候非常的郁闷,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因为这句话我曾经跟杨老师在他们家门口散步,我们两个还讨论这句话的意义、意境,上了补习班我又复习了一次,怎么可能这条写不出来?在那里挣扎了半天还是没写出来,因为假如那题写出来,我就考上了。
之后我就到海口去,到了海口我非常明白我为什么考不上,因为我求的是弘扬中国文化,我又没有求考上一个老师,是不是?对!到了海口,我们也是尽心尽力把每天的工作做好,也没有想很多,因为自有安排,不要太复杂。
当我们尽了本分,当我们能力不断提升,自然有更重要的工作需要我们去做。
  刚好有一天我交代中心里面一位年轻人,他才十七、八岁,我说我在外面工作,比较没有时间听师长讲课,(老和尚讲《华严经》),我说你今天好好听,听到什么重要的教诲你再告诉我。
当我中午回来吃饭,我就边吃问他,今天八点到十点你听课,老和尚有什么重要的教诲?这个年轻人想了一下,他说没什么重要的教诲,不过老和尚讲了一句话他听了觉得怪怪的,他说老和尚提到,我都已经七十八岁了,都快八十岁的人,我还在世界各地奔波,飞来飞去,你们哪位年轻人愿意帮我担一点辛劳,我老人家给他磕头。
孩子无法体会老人家利益世界的存心,当他这段话讲完,我们做为弟子的非常的羞愧,让师长讲出这番话来,枉费师长几十年这么全心全意栽培我们。
在那个当下我就起了一个念头,要尽力去承担师长的辛劳。
  这件事情过了之后没有多久深圳就来电话了,希望我能过去讲经典。
跨出海口到深圳是去年的三月十五号,在深圳讲课四个月以后,我开始在中国大陆各地巡回讲课。
我们这一念心发出来了,我也开始坐著飞机飞来飞去,在中国大江南北走了半年以后,开始在世界各地讲课。
确实,真心是能感,境界是所感,我们不要把世间的事想得太复杂。
当现在我们深刻了解社会风气的转化刻不容缓,我们会重新定位到我要把父子关系处好、把我的儿子教好,让所有的人感受到用圣贤教诲的孩子真的不一样,让大家兴起对於圣贤教诲的信心,我们夫妻的相处能够融洽,能够相敬如宾,能够夫妻同心,让所有接触我们的亲友都心生羡慕,起而请教、效法,那我们在生活、家庭当中就在弘扬圣教。
只要你有这份利益世界的心,必然能呈现这样的效果。
  师长在我到澳洲去的这段时间给我一个很重要的教诲,在这个时代当中,每个人都应该有放眼世界的存心。
我们常常在书本上看到世界是一个村落,地球村,现在坐著飞机,在一天之内可以飞到地球那一端,最远的角落都能到;古代要到另外一个国度,要从鲁国到齐国,二十四小时能不能到?到不了。
科技的发达,资讯的便利,让地球已经变成一个村落,村落之中的人民息息相关,假如这个村落某一个地方人心乱了,起了很大的冲突,将可能危害整个地球的安危,我们应该要把圣贤的思想向全世界弘扬,我们有责任维系世界的和平。
  而七0年代,英国汤恩比教授也说到,「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只有两种学说,孔孟学说与大乘佛法。
」而这两个学说现在都在哪里?都在中国的土地上发展起来,我们中国人有责任、有义务要把这璀璨的文化、教诲告知全世界;假如你没有这么便利的工具还另当别论,现在都能办到了。
而我们要再重新思考,孔孟学说经典也是很浩瀚,第一步要从哪里跨出来?从《弟子规》。
要盖大楼首先要把地基打好。
我们都找到第一步了,更重要的是勇敢跨出去。
诸位朋友,不要小看这第一步,所有的楼层都离不开这个基础所在。
  当我们有这份心量,有这份存心,这份思想波就能传递出去,这份善念就不断的在转全地球人的恶念,我们的一念都将攸关世界的兴衰。
学贵立志。
早上黑板上也写著昨天的志向,要扮演好每个角色。
立志当中还要加一个,「好的地球公民」,再加一个「好的炎黄子孙」。
《三字经》里面提到「光於前,裕於后」,要能承先启后,这是一个身为炎黄子孙的职责。
假如几千年的文化到我们手上断掉了,那我们对不起历代的祖先,我们也对不起往后世世代代的子孙,那我们将成为千古罪人。
  记得三月十五号我到了深圳,三月十六号我去参观一个图书馆,这个图书馆有三皇五帝的牌位,而它的每面墙有历代祖宗姓氏的牌位,它是万姓宗祠;不止是百姓宗祠,中国的姓氏有两万多个姓氏。
当我走进这个图书馆,内心有很深的感慨,几千年来多少的祖宗、多少的圣贤,念念系著往后的子子孙孙,把他们最宝贵的智慧无私的奉献出来,当他们看到近代几十年的子孙这样糟蹋文化,这样批判圣贤,他们不知掉了多少眼泪。
受人点滴要涌泉相报,而我们这代的子孙不只没有报恩,还曲解、还遗弃老祖宗的教诲。
一个人最大的折福是忘恩负义。
中国人的家庭在这几十年当中愈来愈乱,因为我们忘恩负义,教出来的下一代当然也有可能是忘恩负义。
  我对著每面墙深深的行三跪九叩礼,每面墙我都恭恭敬敬的行礼、忏悔,我对著这些老祖宗说到,我救驾来迟,我这么晚才醒过来,往后希望祖宗们能庇荫我们后代全心全意护持文化弘扬的人,让他们更有勇气、更有决心。
确实中国的祖宗积了厚福,因为存心善良,我们这一年多来做得非常顺利,确实祖宗有灵,祖宗有德。
当人立志了,将有无穷的动力,我们很多位老师,他们的进步速度相当的快。
在前年的十一月份我第一次办教师课程,来了将近二十位老师,二十个人不多,一开始不要去攀求,随缘就好,而这二十个人当中,现在已经有十几个人在讲课。
而第一节课我记得我们在立志当中写了一句「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太平是结果,要种对的因,要继往圣之绝学,人才有正确的思想观念,这个因要种,才有那个果。
我与诸位老师定位往后人生要「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志也立了,定位也定了,这些老师现在都是负责各地的课程,他们私底下跟我说,他说老师,第一次看到「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他们想哪有可能!虽然他们没有马上相信自己能做到,但是他们有一个特质,老实,反正老师怎么教他就怎么做。
好,这节课我们先上到这边,谢谢大家。

本文地址:https://m.ftsx.net/78523.html

点击展开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蔡礼旭 相关文章>>


相关分类:蔡礼旭幸福人生



随喜分享:

  • 微信
  • QQ好友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必填

◎已有 0 人评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邮箱:2035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