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七日记:拜忏十万的历程

   菩提树下   2017-04-20

今年6月底,我完成了人生第一个10万个大礼拜。
虽然在地藏七的同修中,这个数量真的微不足道,目前已经有常弘、演祥师兄达到100万了,而且是在这么短的一两年的时间里。
不过这10万个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自己觉得起步的这第一个10万是非常重要的,当时多么希望能看到有同修能将其中的历程详细记录下来,让我能够从中对照。
但是现在想想每个人的反应都是不一样的,不过我还是想尽量记录下自己的历程,再回头时能看到自己那一个个坚定的脚印。
很久前,5年前吧,知道了四加行,其中一项是10万大礼拜,记得曾经掰着指头数了半天,觉得这个数量是用一生的时间来完成的,而且完成看起来还很困难,那时觉得一天50个大礼拜就很多了,根本不曾想过自己在几年后能一天拜1000多个。
2008年,在一个论坛上看到一位同修一天拜1000个,惊讶极了,看他天天登记功课,大概坚持了两个多月,很是佩服,虽然后来他没有继续。
写这篇文章时正好碰到他,赶紧问他当时拜了多少,说是估计6万个吧。
但是这位师兄就这6万个就治好了自己的脂肪肝,而且颜面白亮光洁,呵呵,虽然肚子还是挺大的。
因缘带我来到了地藏七网站,第一次发现这么多人拜忏,这么多人拜了这么多忏,一天1000个大礼拜的同修比比皆是,更有常弘师兄,妙深师兄等一天3000多个,不是一天这样,是天天坚持。
看到精进七中突破时的数量,50个忏,80个忏,100个忏时,心情不知如何描述,惊讶,钦佩,感动,这是个实修的道场,我要坚定地加入到队伍中。
当时只是羡慕这个数量,没想到拜忏的过程并不是体力所及的,还有——心力。
以前从没注意到心力的问题,学佛都是在往外找,用镜子照着老公学佛不如 2010年1月,打完自己的第一次地藏七,回家坚持3经3忏。
这一个七下来冬天寒冷如冰的我已经不太怕冷了,至少不用整天抱着热水袋了,以前N年里(记得起码是高中或初中开始),快到冬天时,总要准备好足够的热水袋,每晚睡觉必备,白天只要在家也是热水袋不离手,一个冬天至少用坏一个热水袋。
打完七之后,可以不用热水袋了就能稳稳地睡到天亮,而且天亮时双脚都是热乎乎的,这个对我来说是期盼了多少年的呀。
坚持3经3忏的日子刚打完第一个地藏七后的这段时间(正好是元旦前后上海的天气很冷)恰逢没有上班赋闲在家。
应该有足够的时间,但是坚持得好辛苦,总感觉要完成3经3忏时间不够。
起床时半个上午过去了,早餐后要休息休息,饭后半小时不能剧烈运动,每次穿得多,不想脱棉袄。
虽然一个忏拜下来并没有腰酸腿疼,但就是难得开头拜,都要下好大决心才开始拜忏,而且每次拜完一个忏休息好久,要不就是有事情打断,再重新开始拜又得下好大的决心。
经常拖到晚上没办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三月份准备去上班,想在上班之前赶紧再回炉一下,巩固好3经3忏,又去上海道场打了第二次地藏七。
这一个七前6天都坚持了10个忏,收益很大,回来工作就落实了,比预期的好,从心里流出了对地藏七道场的感恩,对地藏七方 这个决定对当时的自己是个很挑战的想 没想那么多,决定了就去做。
中间出差了两趟,外出时间都没有完成,回来也没力气补,但是其他的时间里咬着牙坚持着。
一场及时雨2010年3月31日,老师到上海来了,下午在禅茶素开示,赶紧请假去听开示。
这一次碰到了巨大变化的盛夏师兄,彩虹人生师兄(都是第一次打七时一个宿舍的同修),还有好多,看到回家坚持得好的师兄都有很明显的变化,最直观的是脸色都变白皙了,皮肤有光泽了,反正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不一样,但是也有没有什么变化的师兄,分界线就在是不是回家认真坚持六部曲了。
其中,让我震惊的是盛夏师兄,彩虹人生师兄。
那天盛夏师兄忙前忙后,真没想到是她,因为整个人是脱胎换骨的变化,从内到外神采奕奕,皮肤光彩照人,身形也变化得认不出了,就是判若两人。
会后赶紧抢个机会和她说了一分钟的话,因为她实在是太忙了,知道了因为她加忏到了10个,每天10个坚持下来不知不觉就这样的。
10个忏的威力在我这里突然鲜艳起来。
然后是睡我旁边的彩虹人生师兄。
这位师兄年纪比我们大好多,原来她脸上有皱纹,看起来皮肤总是比较疲倦,这次看到她也变化太大了,脸上的皱纹好像都不见了,变成了光洁,看起来起码年轻了十几岁。
我也赶紧询问其中的秘诀,才知彩虹人生师兄这段时间去大同打了精进七,最多日忏到了30个。
这么多呀,我都没敢想过。
回家她坚持着10忏。
又一次10忏的威力如大银幕般展现在我的眼前。
震撼!虽然这次很多同修都说我也变化很大,但是我看到了精进的力量,我好想加忏到10个,感受一下这么多美丽的变化。
心中起了这个念头,于是……顺便说一句,坚持3经3忏的日子里实际是以3忏作为目标的,三经常完成不了,常常是一天只有一部《地藏经》,精力都放在3忏上了,经诵得很不够。
但是3忏期间身体几乎没有任何特殊的反应。
第一次加忏-7忏4月6日,3经3忏的第98天,我开始了第一次加忏,这天加到了6个,第二天7个,然后忏量基本稳定在了7个。
这个期间基本是两经,因为来回上下班的路上可以完成。
加忏到7个后一两天身体有了反应,爬不起来,早上拜忏恶心想吐。
有一天是拜一个就站不起来了,只能躺在佛堂的地板上,大口地喘气,心慌得厉害,艰难地坚持着,因为我有个10忏的目标,坚持坚持。
但是第五六天开始,喉咙痛起来了,每一次冷冷的空气经过时挤得喉咙都好痛,感觉喉咙太细像饿鬼道的业障。
有痰,黄绿色的,黏稠的,有些低烧,接着几天又是喉咙痛又是咳嗽又是发烧,同事以为我感冒了,而且是很厉害的感冒。
我自己上下班时都准备很多纸,因为一会儿喉咙里就有必须吐出来的痰,不吐就无 完全是凭着毅力坚持下来的,后来明白这是心力,虽然我头晕目眩,但是我告诉自己就是7个,一个都不能少。
那天有一位曾经的学佛老师来到上海举办活动,因为礼貌我也去了。
去之前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完成今天的7个,拖着沉重的身子我爬着拜完,几乎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
下午去参加活动,不知为什么感觉到沉重的压力扑面而来。
回家我赶紧在佛前用地藏七道场学到的:一切与我无关的无形众生请你们离开,我现在没有能力超度你们,请你们各自找有缘众生超度,3遍。
事后,我发现就在这个活动前两三天我的反应就来了,活动结束后几天我也恢复正常了。
回到了原来的感冒状态,但是越来越好了,大概到加忏的第15天左右觉得7忏比原来的3忏其实是轻松些的。
那段日子,每天早上上班前如果完成了7个忏,开心得不行了,没完成的就晚上下班回来补。
但是有点问题,就是没有多少时间陪两个孩子,也没和妈妈说什么话,整天匆匆忙忙除了上班就是拜忏。
刚开始不是特别明显,到了加忏到10个时感觉到有些问题了(后面再说)。
7忏二十余天,感冒好了,人也轻松了,正好是天气最好的时候,不冷不热,脸色开始好了,生病那段时间脸色可是奇差,比打完第二个七时差远了,同事还说怎么了,上班太累了?要知道刚去公司上班时正好是打完第二个地藏七,颜色那么好,如今这样反差太大。
难忘的五一节五一节公公婆婆和他们的姐妹都来上海看世博,游杭州苏州普陀山。
正好车坐不下,我就和女儿在家没去,我想突破一下(虽然后来看并没有怎么突破)。
在家的几日每天似乎很忙,总不能做到想象的从早拜到晚,完成20个、30个的。
4月30日,8个忏;5月1日9个;5月2日10个;5月3日16个(这是到目前为止的最高纪录);5月4日10个,之后就开始了我的10忏之旅。
第二次加忏-10忏刚开始10个忏,只是有点累,没什么特别的,也没有想到什么,还以为7忏时的不舒服是自己感冒或那一拨外来的业障造成的。
坚持10忏10天,基本都还行,还沉浸在终于加到10忏的喜悦中,每天早上完成一大部分,晚上补几个。
但是大概10天的时候开始有点感冒的症状了,儿子也配合着发烧了,不得不晚上先陪好儿子睡觉,10点,11点时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去佛堂拜忏,有时候拜完就是凌晨1点了,咬着牙,坚持着。
加忏第15天的时候,开始腰酸,腿痛。
很惊奇,都拜忏这么久了,怎么肌肉现在开始痛起来了?后面肾区很酸痛,会不自觉用双手捂一捂,双腿内侧好痛,走路都很艰难了,尤其是上下楼梯,像刚参加完马拉松一样。
因为的确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所以经常会出现想弯腰捡个东西,正在蹲下去的时候发现根本蹲不下去,只能扶着墙或什么慢慢地移下去,像个80岁的老太太,连脚趾头的关节都痛,手腕手肘的关节也痛,没有不痛的地方。
再几天过去了,又一波感冒来了,老症状,喉咙痛,鼻塞,鼻涕,痰,蜂拥而至,发烧。
有一天上班时觉得好冷,下班将工作服都穿回家了,走在路上看见路上的小女孩穿着短袖,还以为她们是美丽冻人,心里感叹年轻还是要注意保暖的。
坐地铁好冷呀,想着第二天一定要穿个厚厚的外套,地铁的空调实在太强了,因为我手脚冰冷,像过冬一样。
回到家看见女儿穿着短袖还不住地提醒她,别冷到了,她说不冷,我好奇怪。
其实是我自己冷别人并不冷呀,自己生病了,还以为天气真的很冷,呵呵,想想平常又是怎样总用自己的“思维”照顾别人的?要反思的地方肯定有很多。
这一轮感冒似乎比前一轮更厉害,喉咙痛得无 突然发现自己就是一个业障器,全身散发着贪嗔痴的毒素,所以呼出的气所到之处都痛,经过喉咙时喉咙痛,经过嘴唇时嘴唇火辣辣得痛。
发烧那几天脸上有很多小红点,虽然不容易看出,但是一摸都知道,第二天就变成了干干的刺痛,尤其是拜忏出些汗时,脸好痛,手心也冒着热气。
趋于平静时,烧退了,呼出的气变清凉了,虽然还是鼻塞得厉害,但是感觉从心底透出一股清凉的气息,正好碰上上海下雨,凉凉的,空气真好,看路边小草碧绿的,鲜花也被洗得一尘不染,我知道我该继续加油,继续清洗自己。
一拨一拨的不适向我袭来,一般是一堆感冒症状刚好转,没两天又是一波业障,突然想起来,这好像是身体内部的重新装修,很多管道都已是淤泥油垢遍布,有些也许已经锈死了,才会有那么多不适或疾病表现出来。
身体内部大装修自然要动到有些让人感觉不适的位置,所以有时会恶心,眩晕,浑身痛,慢慢就会好的,随着我们身体内部的在建工程越来越深入,皮肤就开始泛亮了,灰指甲也消失了,人就越来越精神了,加油加油。
有一天很多不舒服都无影无踪了,正在开心中,可是又蹦出来一个,右眼周围的穴位酸痛得连整个右边的脑袋都痛起来了,感觉像被谁重重打中了右眼一般。
记得很清楚正好在六一儿童节,我请假一天看儿子幼儿园的表演节目。
上午幼儿园活动全部结束后,我没有带儿子出去玩,因为10个忏还没着落舍不得花时间出去玩,下午不停地拜,总算在晚餐前拜完了10个。
拜完如释重负。
晚上眼睛周围的穴位好痛,痛得眼睛睁不开,而且人都站不住,幸好这天休息,晚饭一吃完就躺在床上,不住的按摩着眼睛周围,这样眼睛痛大概持续了三四天,就好了。
但是每天10个的数量在身体这么多不适的时候觉得有压力了,而且压力好大,特别是刚开始拜第一个第二个时总觉得离目标遥遥无期,那是心力弱了。
每次几乎都是咬着牙坚持下来的,但是总是有踉跄前进的感觉,没有走稳。
为了这10个忏,经是有时间就诵,没时间则不诵,优先保障拜忏的量,所以六部曲的其他部分几乎是忽略了,眼里只剩下忏的数量。
我自己都能感觉到那种贪心,为了忏的量能上去,为了能拉近和盛夏师兄的距离,其实是觉得忏少了有输的感觉,深究起来还是平常压在心里的贪心,虚荣心,我执,是这些贪着的心让我不顾一切地追求忏的数量,并非是因为想向冤亲债主们多真诚忏悔,而为了证明其他同修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这么做怎么对呢?这样强行拜忏怎么能提高心力?慢慢身体渐渐好了,六月中旬所有不适都一扫而光,人好轻松,但是忏却是越来越有些拜不动了,就好像没打地基的楼房,摇摇欲坠了这么一个月,真的一丝外因来了就要倒了。
每晚拜到12点,该早起拜忏时就是起不来了,一直在这种很不理想的循环中挣扎着。
终于家人不满了,因为一下班就只有晚饭的时间了,然后就琢磨着怎么挤时间拜忏。
儿子似乎和我相通的,我拜忏难受的时候,儿子就莫名其妙的发烧,鼻塞,流鼻涕,也没好过。
总得先安顿好儿子,如果把儿子哄睡着了我再做功课就一定会好晚,如果先哄儿子那也是哄得心不在焉,一样也没做好。
我妈看我这样,老找机会说我小孩也不管,就知道拜忏,要不就是早上起床看到我拜忏就会说觉也不睡,一天到晚都不睡觉之类的。
我总是会说,我睡了呀,睡不着就起来了。
唉,哪是睡不着呀,谁都看得出来,一脸的疲倦。
那段时间脸色那么差,蜡黄蜡黄的,还想证明每天这么坚持10个多好。
何况明明就是小孩都没时间照顾,经常一吃完饭就要父母带他们下去散步我好不被打搅地在家拜忏。
正在我觉得拜忏好累,有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正好老师也在每天的UC交流中强调不要单纯地一味追求拜忏的数量,要以不干扰正常的生活工作为前提。
是呀,拜忏还有个质量问题,为了赶工出来的不经常是豆腐渣工程吗?我在建造自己的豆腐渣工程?就为了登记功课时多一些数量?这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 恰逢又看到仁昌师兄写的心得,修行分三步,第一步是在生活中加点修行的元素。
自己这刚起步一身业障累累的样子,想直接跳到第二步上?不妥。
还是老老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稳吧。
第一次调整―减忏从起这个念头,到真正决定这么实施还是花了好多天的。
因为我在反复权衡我是不是在偷懒,到底怎样的功课量对我是合适。
前不久老师刚做开示:原来呢,我们在摸索,现在大家清晰了,清楚了。
做功课,就是尽心、尽力!既不超于自己的限度,又不能不尽力!这样的话,我们尽心尽力了,又不超出自己各方面承受限度,这样就能长期坚持,稳步前进!就像爬山一样,跑得太快了,跑了几步就气喘吁吁不跑了,畏惧了。
走得太慢,老是走不到头,慢慢也就没想 对,我确定了我的目标,用这一生去实现它,不能让我绷得太紧,也许哪天就绷断了,要从基础做起,包括经,包括佛号,是全部六部曲。
因为拜忏量多的师兄们诵经的数量并没有因此减少,至少也在三经以上,盛夏师兄也提醒过我,不要忽略了诵经只拜忏,在这里感恩这些走在前面的榜样师兄们。
在拜忏量到八九万的时候,我的忏量不再是硬咬着牙的10个了,7个,6个,5个,到3个。
下班回家的时间都陪家人了,晚上也早睡点,早上也晚起了点,经常5点6点才起床,刚开始有点不适应,经常听听我妈那边有什么动静,确定她已经起床有些时间了我再起床,至少比她晚。
刚开始几天只要比她早,还是会被唠叨一下的,后来她看我真的没像以前天黑黑就爬起来,确定我是不哄她了。
而且这个改变后脸色又逐渐恢复到正常情况了,偶尔还白里透红,和蜡黄蜡黄对比鲜明,她也放心了,也不盯着我是不是老在拜忏是不是睡得很少了,还告诉我,“你还是要拜的,不能不拜,看你每天也没什么运动,这样坚持每天锻炼一下挺好。
”哎呀,真是好,我妈都支持我拜忏了,所以现在我拜得可轻松了,要是我不拜他们还着急。
没想到我自己心念一转,境缘发生了这么多变化,挺好,安心坚持我的功课,不能偷懒,循序渐进地加忏,在生活中加入快乐的修行元素,快乐修行。
整个10万个大礼拜中的变化稍稍理了一下:1、冬天不怕冷了;2、身上的皮肤变得光洁了(我的皮肤从小就很粗糙的,现在光洁得我都快不认得自己了);3、 脚指甲上冒出3年的灰指甲几乎都消失了;4、 右手上的食指中指上长出月牙了(没记错的话大概15年都没见到这两个月牙了);5、 再不是黑黑瘦瘦了,有时能白里透红了;6、 刚开始拜忏瘦了一些,现在开始长胖了,体重增加不多,但是整个人圆润了。
2010年1月1日到2010年6月底,半年的时间完成了生平第一个十万大礼拜,平静地一笑,从零开始。
下一个目标仍然是10万,用这一生认真实践六部曲,加油加油。
感恩地藏七道场,感恩老师,感恩各位师兄们!上海 天心(女 35岁)  点我打赏
点击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杂文 相关文章>>


随喜分享:


相关文章

打七日记:心灵的震撼 灵魂的洗涤

打七日记:心灵的震撼 灵魂的洗涤

首先感恩佛菩萨,感恩道场的义工,感恩妙缘师兄对我们的教诲以及开示!阿弥陀佛!其实这次打七,我刚刚中考完,除有一科不是很理 ...

打七日记:佛菩萨助我建立佛化家庭(二)

打七日记:佛菩萨助我建立佛化家庭(二)

根据十方师兄反馈师兄们的意见,许多同修们对我们如何相逢以及在家如何修行比较感兴趣,因为慧师兄去打七了无 相逢。弟子在今 ...

打七纪实:佛力加持不可思议 父亲往生了西方极乐世界

打七纪实:佛力加持不可思议 父亲往生了西方极乐世界

顶礼南无极乐世界慈父-阿弥陀佛!顶礼南无娑婆世界慈母-地藏王菩萨!感恩诸佛菩萨、龙天护 父亲学佛缘起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 ...

打七纪实:全家去打七

打七纪实:全家去打七

打七缘起我11岁。在“地藏七”网站,登功课名为:甘肃-快乐天使。2009年,我爸去地藏七道场打了第61期普通七,回来后变 ...

想生一个很好的孩子,可以求菩萨吗?怎么求呢

想生一个很好的孩子,可以求菩萨吗?怎么求呢

问:想生一个很好的孩子,可以求菩萨吗?怎么求呢? 答:怀孕前,读诵地藏经,祈请地藏王菩萨加持,赐一福慧双全之子。 在怀孕 ...

山西小院地藏七简介

山西小院地藏七简介

当今世界,人们缺乏因果观念,广造恶业,广泛地杀、吃动物,这些累生累世被害动物的怨灵,执着地附着在人们的身上,伺机报仇,不 ...

饿狼群围困一夜近在咫尺,急念观音安然无恙创奇迹

饿狼群围困一夜近在咫尺,急念观音安然无恙创奇迹

作者:佚名上海市佛教居士林林长郑颂英大德,在解放初期担任上海市佛教青年会领导工作。1954年“肃反运动”中,被错定为“现 ...

果卿居士:真心忏悔清口念经,临终肺癌病人奇迹般痊愈

果卿居士:真心忏悔清口念经,临终肺癌病人奇迹般痊愈

作者:果卿摘自《现代因果实录》有位姓章的农民患肺癌,两家医院均告不治,并让其家属准备后事。它的一位亲戚知道我在家研习佛教 ...

临命终时见瑞相是否就是解脱

临命终时见瑞相是否就是解脱

临命终时见瑞相,可能是解脱,但多半不是。所谓临命终时显现的瑞相,是指奇香弥漫、天乐鸣空、光环、光束、光团的显现,佛菩萨影 ...

很烦恼,请老师开示!

很烦恼,请老师开示!

末学无意间喜欢上了一位出家师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请老师开示。现在我们已经好久不联系了。 ...

你正在寻找


必填

◎已有 0 人评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邮箱:2035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