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主索命 死里逃生

   菩提树下   2017-04-20

债主索命 死里逃生——重大罪恶因化解 “執今之道,以御今之有;以知古始,是为道纪。
”展示历史:一千多年以前,一位女子要去一位男子家,遭到全家人反对,可能是门不当户不对,男家穷,女家有两层楼正房,还有西厢房院子和高门。
女子拿一长矛离家,一着铠甲中年男子领着四个男子各带兵器出门拦阻,几个女的出门观看,边走边拦,离家有一里路远,一旁观者同情女子,发出信息:(想不到那时心灵传感的力量那么大)“往身上刺”!女子立即向中年男子心口刺去,中年男子扑通一声头朝西北脚朝东南倒下,其余几位有的把枪都丢了,连忙掉头往回跑!不好了!杀人了!女子自然是去了男家,可想中年男子一家是何等的痛苦与悲惨。
当世未报,留下重大罪恶因种子。
小孩出外打工,在去年八月下旬一个星期天休息日,早晨起来急急忙忙拿起吊鱼杆就去吊鱼,家中有事急着也找不着他,到了天快黑了才回来。
进门遇到爱人发火,于是两人争吵直至打了起来。
自此以后小儿便开始生病了,久治不愈,可能治不对证,未用舒肝逍遥类药?也可能……治不见效,小孩回来,首先考虑本因,是否有附体,带他去看了道医。
一看有两位,一位是在下班回来路上撞了人家,看不见人家,不知道道歉,加上吵架气乱防御出现漏洞,人家便附入体内。
经过道歉,赔个不是,人家也就走了。
但是另一位却无论如何也劝不走了,显形为一水牛在水中游。
劝了三天无效,不得不找另一位道医来点厉害点的,头次去说是一位落水淹死的人,见到的是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女孩,披头散发张着大嘴在哭,好可怜啊!不由人眼泪也跟着下来了。
当时我们暗暗对女孩说:“你离开他到我们这来吧,随我们一起修身,我给你立个牌位,让你住在那里,有名就写上你的名字,不知道名字给你起个名字。
”后来给道医讲,道医说:“不行的,很难缠的。
”第二位道医一次未处理好,叫过两天再去一趟,过两天我们又去了,告知说已经送走了。
我们说:“要安排好啊!”我们便离开了道医。
只说好了,小儿又放心去打工了,又生病了,右臂长个疙瘩,在外地越治越重,钱化去不少,整条胳臂都肿了,医院说弄不好要截枝,不得以返回到了亲戚家,到那里用点酒精搽搽便好了。
没事了,又去了外地。
回去又生病了,双手双膝肿胀无力,逐渐发展到全身酸痛无力。
治不见效,叫回来因为来来去去烦了,没能回来。
拖到春节才回来,但过一夜就去亲戚家了。
到年初六方晃回来,这一见叫人心惊,人已经变样了,现出危像:肿得像个被水淹死的人,发泡漂起来,双手腕碰一下就脱臼了。
因化验检查要一个星期才能出来,才能去住院,给了道医治疗的时间,为了查清本因,从根本上解决,刻不容缓,于是立即又去了道医那里,道医一看说还是那位,退不掉,已经会变化了。
听这麽说我们急了,知道外求失败了,便问:“他要什麽条件?”答:“就一个,要命!其它什麽都不要。
”听这麽一说,我们坐不住了,起来对道医和怨亲债主说:“你要他命,他就一个,要去有什麽用呢,不能吃不能喝,不过泄泄怨气,你杀了他,他又可能放过你,你们这样打打杀杀,恩恩怨怨何时了。
不如你从他身上下来到我们这来,和我们一起修身。
我们让你得到的好处比你要他一条命要多得多。
替你放生,拿几十条命换他一条命总可以吧!我们过去积的德都给你,随便你拿,为你诵经。
向耶苏教会捐200元,功德归你。
”道医听了也很感动,说:“从今天开始,我天天晚上去邦你们调解?看看怎麽样!”说做就做,回来我们立即安排放生,打算放甲鱼49只,买时因甲鱼比较大,天气有点冷,决定作两次放,先买19只放生,七斤多重。
并上香,开始为怨亲债主诵经。
第一天未能劝和,第二天继续进行,虽未劝和,但展示了道纪:就是开头所说的。
原来那个女孩杀害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人说杀人偿命天経地义。
她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百善孝为先,该如何处治人人都明白。
而那个出恶主义的人就是我,正因为我站在女孩一边,所以这个女孩今生来到我们家做了我的儿子。
现今果报成熟,该有什麽结果也是清楚的。
我未杀人但要破财,小孩来家分文未带,全部要我解决,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我立愿要救儿子,立愿要救怨亲债主,因为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我,我要不叫她往身上刺,她就不会把她父亲刺死。
她披头散发张口号哭的形像总在我面前显现,让人随着落泪,我们愿把一切都给她,这是应该的,让她解脱。
“和大怨必有余怨,焉可以为善”?必须“依德报怨”。
我们的慈悲心引起少数众生有意见了,一位众生显像,高不足三寸,而讲话的声音却大的震耳,他说:“曹仁达算什麽东西!!”这时我们正在观看一条老水牛在阳光中急走。
于是转过来对众生说:“众生平等,大家都是一样的,不要有分别心。
她如果到我们这来就是我们这个集体中的一元,大家彼此平等,不要另眼看待。
”被害的曹仁达也是够可怜的,以后转世为水牛,活了近二十年,后来又托生为一女孩,落水淹死,后来自己漂起来。
十分可怜。
现在来报仇有什麽不可以的!到第三天劝和了。
到了正月初十前后小孩体内基本停止继续伤害。
到此时肉体被伤害的已经十分惨了。
到了正月十五晚上,正式上香上呈表奏疏文焚化纸钱等,请 o邦助化解。
到此正式和解生死恩怨。
不要小孩命了,小孩大概不会死了。
在此前几天,小孩体内,里面正在激烈的打仗,已经进入巷战,本体性体系统完全失去了抗御能力。
o一进去,人家便把乌黑铮亮的枪口描了过来,马上双手举起投降。
o是带着道德进去的,真是“治大国,若烹小鲜。
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对方立即改变了敌对姿态。
马上把一个小孩交过来,叫带着,和0带去的两个小孩一起玩。
里面的战争立即停止了,不打了。
到去住医院前,面貌渐渐变化像个人样了。
看看战后的惨景怎不叫人落泪:大量的基础性体牺牲了,人去楼空,细胞失去活力,大量死亡了。
大量伤残的性体已不能使细胞完成其历史使命了。
到处河道堵塞,道路中断,经络已经不通了。
肺将近坏光了。
天那!怎麽恢复啊!大量死亡的细胞大量失去活力丧失功能和即将丧失功能的细胞都要撤除更新,谁来完成啊!平常人针扎一下都受不了,这样大块大块的肌肉好似要割去似的,小儿能承受得了麽!?这个世界上有哪一位医生有哪一位药能治这个病啊!!??常人相信的是医院的检查治疗,正月十三正式住进了大医院,花了几千元检查费,确诊为未分化结缔组织病,按我们的说法是全身肌肉坏死病,到了肺部几忽坏死完方晃来家。
在医院我们采用多种办法为其清除各个地方的阴气,为其增阳。
阴退阳增以后逐渐的浑身各处都不难受了,二十多天以后出院。
接着第二次放生30只甲鱼,出现妙像,一出门遇到一轿车转弯不慎车头掉进一条一尺多宽的小沟,车内人出不来,去几个人一下把车抬了上来,这告诉我们需要外力帮助。
第二个像,一三轮车上,因路不平,差点歪倒及时用腿蹬一下地,人车均未倒地,这告诉我们需要扶持。
第三个打像,一台挖土机自己掉进自己挖的坑里去了,一个小人从挖土机内出来上来,换另一个大人进入挖土机,两三下子就把挖土机开上来了,一直向路上开去。
说明有险但无生命危险。
以后换位登台。
因在医院有暖气恒温,离开医院冷热变化大,小儿立即出现发热咳嗽,治了几天反复如此,原来防御功能受破坏,看看防御武器,被人用四道钢筋从四个方向焊死在固定的东西上,动也不能动了。
於是小儿立即又住进了另一所大医院:东方医院,是个好名子生气的地方。
又住的是五楼,五是中气之数,阴阳平恒。
床位是九号,又是阳气最足之位,是个好地方。
两边8床10床住的两位均是76岁老头,说明小儿平安,将来只少超过76岁,否则不平衡。
住了四天以后,从鼻尖两边开始到肺内各处出现一对一对穿白衣服手拿红缨枪的卫兵,不远就有一对,肺系的警卫防御完善了,对肺的整理调控开始了,变连续阵咳为另星干咳,当调整到中輸神经时,一睡眠就咳嗽,经过一天多表面上看好些了。
从化因(与怨亲债主讲和)开始到此时三十多天过去了,来探望的亲人很少,连小儿的对像也未来看看,以为病不重,可是此时各门亲戚都来了。
老天啊你可真会安排,怕这些人干扰化因,带来阴气干扰,不让他们来。
现在好了,都放过来了,这下轰了。
当他们听医生说:病危,治不好,活不长,哭的哭,嚎的嚎。
说在小医院治不行,有的说去南京,有的说去北京,争论结果南京有熟人去南京,住进明基医院,就是说光明的基础已经打好,住进八楼8A211床,对面住着观天利,右边住着王玉锦,也是有其妙之义的。
让小孩在那治疗吧!其实我们明白:没有什么药可救这些细胞。
小孩入梦:许多人都掉在水里,在水里争扎,他也掉在水里,身边有条船,不知上船,尚未上船。
已告知上船才可得救。
说来怪也不怪,电脑也同时像人一样生病了,金山毒霸被关闭,打不开也不能升级,许多程序都乱了,上不了UC,登不进网站,化因任务特重,暂頋不了,到有空处理时,竟然进了将近300个病毒,经过清除软件修复。
现在好了。
债主索命,死里逃生。
谈何容易。
前生你把我搞得不能过了,今生我也要把你搞得不能过。
前生你搞得我家破人亡,今生我也要搞你个家破人亡。
现在和觧了,债主不要小儿命了, 不想叫小儿家破人亡了。
也表示了万分的对不起。
似忽小儿可以不死而活了!但事实上不容乐观,小儿已经濒临死亡之地,肺已经接近坏光了,没有肺,靠什么呼息,不能呼息,怎麽能活在世上。
按现在医学定论:必死无疑。
多个大医院的专家教授学者博士名家会诊都这么说:“治疗已经没有意义了。
”不管是县里地区南京各个医院的医生都是这麽说的:世界都沒有办法,到哪里也冶不好,最多只能活几天。
都劝“不要治了。
”他们是高明的医生,是有才学的医生。
他们有的说是皮肌炎,有的说是未分化结缔组织病,有的说接近癌症,有的则说得明白一点:肺已经纤维化了,不能舒张了,不能呼息,无法可治了,他们说的都对。
比干可以无心而活, 心脏可以移植, 肺坏了能移植吗!因果报应竟是这样的无情,天哪!真的就不可治了麽!一线希望也没有了麽?小儿在南京医院病危, 我们做父母的并不知道, 因为他们给我们来的电话总是说很好, 只是说想我们了, 叫我们去看看。
.小儿丈人家先得知病危消息, 各门亲朋都到医院告别了。
我们到了,这时才通知大儿和小儿老叔去看看,看看治不见效,院方一日多次找我们问我们如何打算,(是抱骨灰盒回去,还是留口气离开?)院方四次请各方把尖名医会诊,肯定了明基医院的治疗:“他们已经尽力了。
”(越治越坏,已经没有办法了。
)这時进入小儿肺内一看:一奌生气也没有了,到处断墙残壁,一个人影也见不到了。
一遍死静。
南京医院不能住了,我们坐120离开了南京,救护车似忽是按南京医院的安排做的,只带了一个小氧气瓶,这哪够用到地区省级医院的呢!他们安排小儿离开南京断氧咽气。
於是离开南京我们便下了高速,去找当地医院求救氧气。
找到家宁医院,医生都很热情,租给我们一大瓶氧气,使我们顺利到达地区省级医院,那是提前联系好了的著名医院,进院象在南京一样,好像商量好了似的,先填好病危通知书,填好一切后果与院方无关,方入院供氧随他们如何治疗,一次次的危像传到了家乡,可来的亲朋都来告别了,送终衣袜鞋帽都穿到了身上,还给买了个戒指,家中計划塔灵堂,考虑选坟地,回去時直奔火葬场, 回来直去墓地不回家……只等咽最后一口气了.地区医院治不见好反而越来越不行了,劝我们放弃治疗,劝我们走,我们不走,反正签过字了,任何后果与院方无关,直到出现了最后的情况:小儿赖以生存的管道氧气突然没有气了,医生沪士来看后竟然无动与衷(等待死亡),我们问:“难道医院连氧气瓶也沒有吗!”这時护士才急急忙忙去找氧气瓶,先找来一个快用完的,随后推来一个满瓶。
问管道氧气何时恢复供气?答:“负责管道氧气的未来上班。
”又说:“就是有气了我们也不敢换过去(危险大)!”鉴于此,我们出院的时后到了。
像从南京出院一样,救护车只带一个氧气袋和一个小氧气瓶。
离开医院我们马上去租了一个大氧气瓶,平安的回到了家中。
到家全庄老少都来看望告别。
像平常风俗习惯一样,为病人准备了断气轿。
一回家我们便安排了自然疗法:离不开氧气就供氧,一天一夜四瓶。
医院用的激素继续用,逐步减量,其余主要是营养药。
二十天后,改面罩为鼻吸,用气量由每日四瓶减为两瓶。
饭量大增,心跳一呼一吸减至五至六次,强烈镇咳减少。
皮色也不像刚出院那种样子了。
三十天以后用氧量进一步减少。
到了三十九天,可以去掉氧气而像平常人那样呼吸空气了。
绝证全愈,全庄人欢乐,别看庄子大。
病家答谢所有关心病者的人,感谢那些帮助关心我们的所有人。
0552-6576635观音显圣救小儿千恩万谢大慈大悲的南無观世音菩萨在小儿未能脱离死亡之前,天机不可泄露,防止有为干扰无为,招来求生失败,我们严格绝密,只限于四个人知道:小儿本人、小儿父母、小儿大姐。
四个人中除小儿外都是诵听《德道经》和《心经》的,这四个人真信小儿不会死,真信《德道经》《心经》能救小儿命。
其余的亲朋好友不信道德,不能把0点化露一点给他们,露一点给他们都会招来非议。
干扰死里逃生.连小儿的爱人也不能给知道,这些人知道我们在学习《德道经》,反而多次来劝我们:“把你们那一套收起来吧!”我们表面答应“好!好!”可我们心里明白:面对这些久迷之人,暂时只好如此。
眼望儿媳放声悲痛,我们又不能吐露半个字,因为小儿正在过生死关口,不能有一奌干抌,劝是沒有用的。
我们知道了,我们把她忽落了,她缺少道德的能量支持,于是我们为她默诵《德道经》双一章三遍,方稳住她的情绪。
这四个人都知道小儿不会死,都知道必须经死求生,(除去那么多报废细胞能不死么!)所以这四个人心态安定,(还有一点活细胞!)是死里逃生的精神支柱,坚信挖土机掉到自己挖的坑里的点化是不会有一星星假的。
真信《心经》中“度一切苦厄”“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不是哄人的。
因为能及时得到及时点化,所以小儿死里逃生到了哪一步我们都是清楚的。
小儿老姑来探望,小儿大姐露了一句:“××死不掉。
”结果见到大鹏展翅足下坠着几样东西,而飞不起来,我们邦牠把绳剪断,把坠的东西去掉,把牠腿上的绳子解掉,牠才飞起来。
大鹏是先天真一之气,起自肾中,向心肺供应能量。
心肺没有能量供给,心肺是不能正常工作的。
我们正在去南京的路上,在某大站等火车。
在候车室里等车的人很多,突然见到一中年妇女怀中抱个小孩在向等车旅客要钱,在我们前靣要了三四个人,到了我们面前,正气压人,我看见小儿煞白未穿衣服,像个死孩子,(我们沒有想到这是观世音菩萨, 怀里抱着的是我们在南京病危的小儿)(家属看见小儿穿的是蓝衣服)小孩头枕在妇女左小臂上,妇女右臂从小儿臀下伸出,伸开手向我讨钱,我未犹豫,右手插入口袋,把另钱都掏了出来:两张二十的一张五元的,本想给他十元,但没有现成的,只好给她五元。
接着她又向我左边的三个人各要了一元钱,而后转身离去。
我马上转脸对家属说:“你感觉到了麽,这个妇女非同寻常,不是遇到万不得一的亊是不会向人要钱的。
”我又问家属:“你看那个小孩可活了?”家属说:“我看还有气。
”我们看着那个妇女离开侯车的地方前面也不去要了,后面也不去要了,径直往大门囗去了。
遇到人一挡便不见了。
我对家属说:“你看怪不怪,她前也不要后也不要,到这要几个人就走了。
”家属说:“也许?!”我们不知道小儿病危,到了南京只顾小儿未去多想什麽,回到地区省级医院第二天,突然0传那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这时我们心里像江河决口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了,只想号涛大哭了。
在病房不能哭,去走廊。
在走廊也不行,就去院子里,在无人的院子里,还要压住声音痛哭: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我们有何功德,得到你如此的关爱,小儿×××能躺在你的怀里——世上有几个人能够得到如此的福份。
小儿离道失德前世不孝本是该死之人,已濒临死亡之境,你把他抱在怀里救命,叫我们如何报答你呀!问我们平時做了什么,我们不就是听听念念《心经》《德道经》吗!《心经》中讲:“度一切苦厄”“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我们百分之百真信是了。
我们完全真信点化。
现实分豪不差应验了。
到了小儿病危第六天, 小儿性体皓华(灵魂之类)送回来了,让我看到的是小儿两只鲜嫩的小脚,让我家属看到的是坐在小儿肺上放着金光的娃娃,左手拿着我给的五元钱,右手拿着问我们左右要的那几个分各子,这是在告诉我们,大慈大悲的观世音普萨不是在向我们要钱,是要我们有一颗善心,不要怕没有钱,问任何人借都会借给的。
想想在小儿生病全过程中,总见妙景妙像给我们力量指引我们前进方向,真是千恩万谢感激大慈大悲的南無观世音菩萨。
住在地区省级医院0亲自安排住在39床,让三张床空着让我们陪的人睡觉,而医院当时床位是十分紧张的,我们亲眼见到医生回绝病人无法安排病人住院的情景。
到不需要那麽多人陪时,医生反来问我们,这床住人了麽,39是什麽意思,我们是明白的:善,才能长久。
九为纯阳,为阳足之数。
三个九,可见阳气之足。
当然三九还有许多含义。
护士给小儿换氧气水,随手把氧气关了,小儿立即深息憋气,常人立即指啧护士失误,院方立即出面推脱说:“实习护士所为,与院方无关。
”我们则知道是有一种力量在操纵护士所为,是在邦小儿舒张肺部,我们感谢这位护士,我们不敢做的她做了。
说关气后严重缺氧反应并不代表指责护士。
一次次的危险举动,我们知道是在调整,医院看是危症,护士嘴里一边念叨:“不行了!不行了!”一边跑去报告医生,医生则摧快点出院,我们则说:“最危险的時后转机不只是一个,也可以向好的方向转化。
”最厉害的调整莫过于耐氧训练,常人看太危险了,血中含氧竟然下落到零——死亡态。
(死人血中含氧才会为0)但我们看到了心跳不变,常人不可理解。
调整比较厉害的时后,我们是平常人,总免不了也有点害怕,像个小孩子在妈妈怀里总在喊叫:我怕!我怕!!管道断氧,是给的点化:小儿可以出院了。
我们便果断的离开了医院。
家中来人买了鱼,倒出来一看,还有一条活着就将其放了,回来一数还有九条死的,的确是九死一生。
大儿问人要了一些泥鳅,没放好被猫叼去了,看到时只剩一条还活着,便放生了。
只有一生了。
后来又买来四块钱鱼,看看活的多,便去水里放生,竟然都是活的,看着小鱼游走,小孙子说:“怎麽像俺爸一样嘴吧哒吧哒的。
”……当我们不知何去何从時, 不用担心, 自有安排:该做的事自有人去做, 天衣无缝, 不用坦心.所用的方法也是少见的……从小儿回来到现在,香传信息总是在安慰我们,信息全是好的。
回家39天的时后,小儿自己把氧气去掉关掉不用了,宣佈离开氧气可以像常人一样自由呼吸空气了。
好了。
总之,小儿得因果报应病必死;观世音菩萨搭救,小儿死里逃生。
千恩万谢南無观世音菩萨!!!
点击展开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杂文 相关文章>>



随喜分享: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必填

◎已有 0 人评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邮箱:2035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