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炳南老居士教我们如何礼貌对众?

   菩提树下   2017-04-20 00:00:00

对众 凡是三人以上就叫「众」。
我们处任何一个场合,只要有三人以上,都是「对众」。
在群众当中,我们应该表示什么样的礼貌,这个也非常重要,不懂这个道理,往往遭来很多人的讥讽。
一、他人正谈话,不在中间插言。
当甲乙这两个人正在谈话时,我们就不要把人家的话岔开来,或者跟甲,或者跟乙讲话。
因为这两个人可能正在讨论重要的事,或是私人的事情。
我们第三者插进去,妨害两人的谈话,这是很不好的事。
假如我们自己,正在跟某人谈话的时候,突然有第三者进来插话,把我们之间谈话讨论的事打断了,我们感觉这个人合不合道理呢?所以这一点很重要。
二、两人对谈,不向中间穿走。
这里讨论到两个人在那里面对面地谈话,或者是坐、或者是站的情况。
《礼记》〈曲礼〉讲:「离坐离立,毋往参焉。
」「离」字不当离别讲,离就是两,两个人对坐在那里、或是站在那里,或者谈话、或者不谈话,只要两个人对面坐着、站着,不要去打扰他们。
还有不能从他们中间穿过去。
在房子里面,假如说两个人对坐,当然不能从他们中间穿过去;但是如果在路上,两人对面站在那里,你要通过这个路,他们妨碍了你的通行,是不是要从他们两人中间穿过去呢?也不要,这个时候我们绕过去,从他们背后过去,如果从面前过去,就是妨害他两人。
就另一方面讲,礼是双方面的事,假如站在我们的立场来讲,我们不能和任何人站在道路上面对面的说话,妨碍人家走路。
礼是只管自己,不管别人,别人不对不要紧,我们可是管不了别人,尽管他不对,也不要去从他们中间穿过去,也不要纠正人家,「你怎么站在这里?把路挡住了。
」这都是不可以的。
我们还是自己尽自己的礼貌,绕过去就可以了。
三、不高声喧哗,扰乱他人视听。
在众人相聚的场合,或是公共场所,我们可不能很大声在那里讲话、喧哗,旁若无人在高谈阔论。
有一些人不懂得这个道理,愈是在公共场合,愈是提高嗓门讲话,其实在公共场所不是不能讲话,例如在火车上,同行的两人要说话的时候,无论什么情况,以对方听得清楚为原则,声音不要说得很高。
你这声音一高的时候,有的人需要休息,怕人家吵他。
有些人不了解这一层道理,故意把自己得意的事说出来,譬如我中了奖券,或是学校里考试得了高分,一筐一筐地说个不停,这些事情人家听起来是不是够腻的了。
表示这个人好表扬自己。
又喧哗,又扰乱别人的视听! 所以我们常常说:「语惊四座」,这一句话说出来惊动四周的人家,都听这个人来讲,然而说的是什么呢?不正经的话固然不可以说,就是谈道,也不要高谈阔论。
谈道也是彼此听的清楚就好了,我们声音谈得很高,是故意借这个机会,想让所有人接受我们的说法,其实这会引起人家的反感。
我们事事要自己反省,如果在火车上、车站或其它宴会上,某人在那里左一声上帝,右一声救主,我们听起来作何感想?这就太没修养了。
在他以为这样可以宣扬主的道,也是自己对教的一番好意,可是别人感受不了,也让别的宗教徒起反感。
礼貌都是互相的,事事自己考虑清楚。
你在大众场合,不是必要的话,尽量保持安静。
因为公共场合,那么多人聚在一起,可能已经很吵了,喜好安静的人都会感到不耐烦,而如果我们再高声谈话,那秩序就更不好了,让人家更受不了。
所以不高声也不喧哗,免得扰乱别人的情绪,这是应有的礼貌。
四、不横坐,不横腿,不扪脚。
我们坐的凳子就要坐得端端正正的,有些人把身体横过来坐,这样叫「横坐」,那就不合礼了,也不雅观。
还有「横腿」,把腿伸到长条凳上去,这个也不行。
既不能横坐,也不要横腿。
古人坐的话要求端坐,《礼记》上讲,对尊长坐的时候,还不能「满坐」,就是把椅子坐得满满的,靠在椅背上坐得很舒服。
在长辈面前这样满坐是失礼的。
应该要「半坐」,坐椅子的一半,古人叫做「危坐」,也就是「正襟危坐」,坐得肃然起敬。
这当中有随时听候长者吩咐的意思,危坐时人比较容易站起来。
你泰然坐在那里已经失礼了,尤其再这样横坐、横腿,那更不像话了,不但对尊者、长者,不能够这样,就是同辈在一起坐,也不能够这样。
平常在家里就要养成习惯,到外面做客的时候,就不会不知不觉地把腿拿起来。
腿拿起来一横,别人看起来会觉得失了,自己还不知不觉,一定要自己多留心。
还有「扪脚」,扪是摸的意思。
有些人坐稍微久一点,就把鞋脱下来让脚透透气,最常见的是坐火车,或坐汽车,再更进一步,把袜子也脱下来,用手在那里把脚丫子扳过来扳过去。
我们这个脚穿了鞋,空气闷在里面,一旦把它脱下来自己也受不了,这个气味不好,你如果坐车上把鞋子脱下来,让别人闻了难受,这一股味道往鼻子一冲不好,所以不能扪脚。
不能把鞋袜脱下来,用手摸这个脚。
我们做任何事情,讲这个礼,处处要替别人着想。
假如我们座位旁边的人,也来这么一下的话,我们感觉如何呢?我们受不了人家这样做,我们也不能这样。
所以曾子讲:「吾日三省吾身。
」我们什么事都要反省,事事反省都来不及了,有时候还有考虑不到的,还是小毛病很多,经常不断地犯!尤其在公众场合,或者是坐车子,吃饭的时候,那更不得了。
许多人同席吃饭,我们把鞋子脱下来,一下子脱鞋,一下子又扪脚。
用手去摸摸脚,然后再去夹菜吃,别人看了怎么吃的下去。
五、不隔席谈话。
参加宴席、宴会的时候,我们不要「隔席谈话」,顶多与旁边这一席的人小声交谈,不要与相隔比较远那一席的人谈话,那样谈话一定要提高声音,才能谈得起来,当你高声谈话的时候,一定会妨碍别人,那对方跟你谈呢,还是不谈呢?他跟你谈,声音要放很大,若是不谈,那你已经问话了,这也不好。
现在一般的宴会的桌子都很大,圆桌谈话的时候,原则上话还是不要多。
有必要谈话时,最好只跟左右谈。
与对面的人距离那么远,也就不好谈了。
假如说与对面谈话,他对着你,你对着他谈,这个中间随着谈话言语,飞出去很多口沫,往菜里面落,那菜里面就是五味俱全了!所以不要隔席谈话。
六、坐不掀起椅凳之后方。
你坐在那里,不要把椅子的后方掀起来。
一个单独坐的凳子,正常情况在坐的时候,椅子四脚都是落地的,但有些人不如此坐,他故意把椅子后方两根脚掀起来,你这样坐雅观不雅观呢?也许你自己滑跌倒了,也许人家从后面一绊跌倒了,这都不好。
七、衣帽不加于他人之衣帽上。
我们或到外面旅行,或在餐厅里宴会吃饭。
尤其在冬天,外面穿的衣服比较多,譬如风衣、大衣等,进餐厅后要把外衣、帽子脱下来,餐厅里面照例有一个挂衣服的地方,最理想的是每个人都有一个挂钩,如果没有那么多位置,当我们看到人家的衣服已经先挂上去了,就不要再把自己的衣帽加在上面。
或者人家把衣服折好放在凳子上面,我们就不可以再把自己的衣服、帽子放在别人的衣帽上,除非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说「你把这放在上面好了」,那就没什么问题,如果是生人或是普通交情,当你把衣物加在上面时,他会不高兴,因为个人有个人的习惯,有爱好清洁,他的衣服干干净净放在那里,我们的衣帽戴得脏了,再加在他的衣帽上,他就不高兴了。
再者人都有一种脾气,不愿居在人下,衣帽也不愿意居在人下。
所以大家要留心,例如参加宴会、喜事,有签名礼簿,大家都是认识的朋友,所以参加的人名字都是签在最下面的。
再来有人开画展,来的人都互不认识,这时候大家都签在上一层。
由此可以知道一个人的心理,都喜欢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不愿意写在下面。
既是一般人心理是这样,我们就要自己谦卑,处在下面,不要居在人上,居在人上就跟人起冲突,这就是不好了。
小事如此,大事也是如此啊!凡事你只要谦让,让人一步的话,什么事都做得通顺,不会有什么阻碍的。
所以圣人制礼,教我们让人,实际上还是对自己好,大家都礼让的话,这个社会团体多么和衷共济,多好呢!非得要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互相竞争,就跟现在竞选一样,大家就这么争,实际上风气是如此!大家也不能不竞选,制度就是这样,民主时代要竞选,可是现在这种方式,六、七十年前的人看到这种情况,是受不了的! 老师讲在前清的时候,乃至于到民国初年,对日本抗战的时候,在家乡内地所见到的,还没有选举啊!地方上的乡长,当时叫「连保主人」,连保主人下面,现在叫村里长,当时叫「保长」,保甲啊!当时实行保甲法,就是中国历史上所行的保甲法,保长相当于现在的里长、村长;甲长相当于现在的邻长。
保长、甲长大家都不愿意当。
大家互相推荐,彼此都是让的。
乡长也是很谦虚的,乡长是政府派下来的,也不是选的,派的都是有资格、有能力的人,整个风气不跟现在一样。
现在有了选举制度,我们请那时候的人到现在来,他一定不愿意选举,现在选举都要自己宣传自己,宣传还不算,还要拿钱出来。
拿钱不是这么简单的,拿钱买票还要找对人。
所以我们处在这种风气,你叫孔夫子到现在来,教他老人家来选举,他也没办法。
民主时代一个人有一张票,这张票是选民拿在手里面,他选什么呢?当然是认识的人,如果没有认识的,他怎么选法呢?所以完全靠竞选人自己尽量宣传自己,尽量表扬自己,用尽各种方法。
所以,现在很难,风气是这样。
但我们不管风气怎么样,了解了之后我们守住自己的本位,把事情做好。
人家好戴高帽子,我们就让人家戴,不要把帽子加在自己头上,这样到任何地方,我们不会受人家的轻视。
时代虽然如此,尽管个人都愿意宣传自己,但在另外一方面,也都不愿意听到自吹自擂的人,听起来都不大高兴。
这是矛盾的时代,既不愿意听人家自我表扬,而自己又免不了要表扬自己,看这多么矛盾的事。
八、不向人喷水吐痰。
喷水、吐痰这是不好。
什么情况下喷水?我们不会无缘无故在大众场合,含一口水来对大家喷。
但是有一种情况,过去一般人有漱口的习惯,喝一口茶在嘴里面咕噜咕噜,然后往地上吐,也不顾公共卫生。
过去往往有犯这个毛病,还有吐痰也是,过去随地吐痰的现象很普遍,往往嘴里有痰就随地吐,既不卫生又不雅观。
还有在团体生活中,早晨起来漱口刷牙,大家在一起漱口时,当漱口水漱下来时,应该要小心,有些人往下吐的力道很重,「呸!呸!」吐下来的时候,往往喷到站在旁边人家,把人家的衣服也弄脏了。
或者水龙头开的很大,哗!水一冲下来,到处水花四浅,溅到人家的衣服,水龙头应该小小的开。
这种人都是属于「狂者」,不能够小心,不能够考虑到对方的人,到处就受人家讨厌,让人家不高兴。
有些人他知道痰不可吐到地上,也知道把痰吐在手帕,或卫生纸上,可是吐痰的方式也要注意,人家在吃饭,你哗地吐出来,人家听声音就不高兴,因为吃饭的时候,总是往喉咙口里吞,一听到你在吐的时候,心理就不好受,起反感吃不下去了。
还有一些上年龄的人,喉咙里面习惯性的,不管有痰没痰,一进门的时候,就「嗯!嗯!」好像有痰,这样连嗽几声,别人听起来也不好受所以,在习惯上要尽量改善,让人家看起来顺眼。
假如这些事情没有顾虑周到,会增加人家不好的印象。
所以,喷水固然要不得,吐痰最好也不要,有痰的时候尽量找无人之处,不要把吐痰的声音让人家听到。
还有讲到喷水,现在走在路上,有些人洗车子,往往你走到那个地方,他用水在那里冲车。
还有油漆店的喷漆,他也不顾往来的行人,把行人道就当作是自己的工厂。
你走到那里,他正好把漆喷过来,喷得你满身都是。
还有些人怕来往的汽车,把灰尘扬到店里边去,所以经常往外洒水,可是要洒水之前,要在没有人的时候才往外洒,这些地方,都是要顾虑到人。
所以既不能向人家喷水,也不能向人家吐痰,让人家产生反感。
九、不向人呵欠,舒伸,嚏喷。
这一条讨论到跟人家谈话的时候,向人呵欠的情况。
我们前面讲,去访问人家时,看到主人呵欠,表示主人的精神疲倦了,这个时候应该向主人请辞,不能再继续谈了,假如主人昏昏欲睡的时候,一边和你谈话,一边打着瞌睡,勉强打起精神,这很难受的,做一个访客叫主人这么难受,心里也是不安的!从另外一方面来讲,无论我们是否做为主人,在任何场合,只要跟朋友,亲戚或者是熟人谈话时,最好不要打哈欠!你一打哈欠的时候,懂礼的人,就不能跟你谈话了,他心里会想,你太疲倦了,不能再谈下去了,他就要结束谈话。
有些人习惯哈欠,说几句话呵欠就出来了,他也不是真的精神疲倦,就是有这种小毛病,这个小毛病要改。
还有人习惯咳嗽,咳嗽和呵欠的习惯都是不好的。
还有舒伸,有些也是习惯性的,坐不到多久就「嗨!」舒伸起来,这个舒伸就叫做「欠伸」,欠是呵欠,伸是把手伸开来,真正疲倦的时候,当然是情有可原,但习惯性的舒伸就不可以,这样让对方看见了,会以为你是有意下逐客令。
还有打嚏喷也是一样的,咳嗽是从口里面咳出来,嚏喷是同时从口鼻里面冲气出来,如果正好对面有人,我们这么一冲出来,口里微细的唾沫,可能就会喷到人家的脸,人家有修养的人,他不肯拿手帕出来擦干,故意装作没有喷到脸上的样子,但是他心里很难受。
有的不懂礼的人,唾沫一喷到脸上,他马上拿卫生纸、手帕擦干,对方看到你在擦的时候,心里多难受啊!所以这些情况我们尽量避免,当自己实在要打喷嚏的时候,把口捂起来,或是转身对外,不要对着人家。
对众一共有九条,就是处处不要教人讨厌,让人有一个好印象。
也是原则性的,根据这些原则,凡是教人家起不好印象的,我们尽量避免去做就行了。

该篇内容就是由(ftsx.net)小编为各位整理 本文地址:https://m.ftsx.net/73667.html

点击展开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杂文 相关文章>>


相关分类:李炳南老居士我们



随喜分享:

  • 微信
  • QQ好友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必填

◎已有 0 人评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邮箱:2035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