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大菩萨--竺法护大师

   菩提树下   2017-04-20 00:00:00

张圆笙居士 敦煌大菩萨竺法护,从儿时意外获得一本经书时,就尊定了一生传奇的命运。
他沙城里来,烽烟里去,与苦难的中国同步走过历史,是影响大乘佛教流布中国的第一大功臣。
译经大师竺法护出生于敦煌,是月氏人的后裔,归化汉人。
他生于三国时代,死于西晋末年,烽火动乱中走过一生。
竺法护自幼上学,读六经、学中文。
家人希望他将来到内地找出路。
一天下午,他遇到一位外国僧人,告诉他众生都有佛性,都可成佛。
法师临走,留下一卷兽皮刻的、西域文写的佛经,简直是天书! 他整天捧著天书,到处请问。
当时,敦煌的寺庙不多,佛经少之又少,西域的语言既多又复杂,没有人能教他。
连番的挫折,越发坚定了心意。
皇天不负苦心人,天竺法师竺高座回来了!他欢喜狂奔而去。
八岁,追随法师出了家,随著师父改姓「竺」,法号昙摩罗刹,中文是「法护」的意思。
竺法护是有记载的第一位敦煌出家人。
※※※※※※ 梵语是拼音文字,十分复杂,正式开始学诵经,才知道困难重重。
一次偶然中,竺法护专心凝神,心忽然变成一泓潭水,深不见底,于是一字不漏诵完经典。
从此每日背诵经文一万字,过目成诵。
师父为他讲解经意,他学到佛陀教人除去烦恼和贪嗔痴的方法,还学会了慈悲……※※※※※※ 西元二六五年,竺法护二十七岁,游遍西域诸国,学会三十六种语言,满载佛经踏上归途。
蜀汉已经灭亡,魏将司马炎篡位,国号改为晋,定都洛阳。
鼎足而立的三国,只剩下长江流域的吴国还在苟延残喘。
晋武帝泰始二年,西元二六六年十一月,岁末天寒,长安青门内白马寺里有一场译经法会。
世间快到了,雪地上的足迹稀稀落落。
竺法护并不强求,时间一到,准时开讲:「《佛说须真天子经》,……世尊与无数百千之众,围绕会聚而为说法……」法音如飞瀑千尺直下,落地铿锵! 传语的安文惠和帛元信张口衔接,吞吐之间成流畅中文,气势不减。
笔受聂承远、张玄泊和孙休,脊挺如,手下笔墨齐飞。
佛音在大殿往复振荡,仿佛真有无数百千之众围绕在此…… 十二月三十日,大年除夕,《佛说须真天子经》要圆满了。
炭火光影跳跃,大殿中温暖如春。
半空中忽然响起一阵鞭炮,四面八方兜盖下来,震耳欲聋! 新年到了!严冬过尽,春天回到长安。
土里钻出的嫩芽,转眼间油绿一片。
竺法护的名声传遍长安、洛阳、天水,来回奔波……※※※※※※ 竺法护的徒弟沙弥竺法乘,年纪小,勇气足,跟著师父东奔西跑,最爱打破沙锅问到底。
长安城里,有一官拜五品的刺史萧人仰。
他兄弟六房,上有八十高堂,下有子侄四、五十,人丁兴旺。
为了维系家风,萧人仰遍寻高士,打算以师礼事奉。
听说竺法护大师学问渊博、道德高洁,正想去请益,不料刚巧听到市井无聊之徒的闲言闲语。
萧刺史心生一计,轻骑简从上寺庙求见,托辞家中变故,借银元二十万。
他真正的目的,是试探法师的品德气度。
竺法护定静沉稳,十三岁的竺法乘对萧人仰说:「您所要的,和尚已经答应了!」萧刺史一出寺门,竺法乘便直言点出:「师父,萧刺史求的不是金钱!」师徒俩所见略同,相视一笑。
第二天,萧刺史果真带领子侄宗亲一百多人,登门解释、谢罪。
法师乃为萧刺史全族授戒传法。
消息不胫而走,大师的声名更加响亮……※※※※※※ 西元二七四年,晋武帝泰始十年,竺法护排除万难,往深山行去。
越走越深,徒众纷纷求去,最后只留下十个缘份深重的弟子。
找到一片向阳山谷,清泉汇成溪涧流过谷地。
傍著溪涧盖了寮舍,每日诵经、修行、读书。
小树成荫,沙弥们也壮硕成年,蓄势待发。
砍柴人来到山谷,利斧砍下刚长成的树干,满目疮痍;还在溪边随地便溺。
泉水无言抗议,自动枯竭了。
砍柴人拔营离去,边走边嘻笑。
竺法护既然长叹:「我的德行不够,溪涧不愿长流!如果这水永远枯竭,我们也只好走了……」叹息感动了天地,砍柴人才攀上山腰,只听得背一阵水声,山林摇撼!干枯的小山涧里,涌满泉水。
急湍拍石,狂奔如滔,阳光搭起一座七色彩虹桥。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传到了长安、洛阳,传进当年的信众耳中。
信众惊喜莫名,组成队伍、找上山来。
※※※※※※ 咸阳古道上,竺法护师徒正往天水走去。
他们要攀越陇山到兰州,北入沙漠,经河西走廊回到敦煌。
步行黄土高原,景观妙绝。
河川切割黄土地层,纵谷深达千尺。
下雨的日子,大水挟著黄土,向东奔流,浊不见底。
中年竺法护,心绪壮阔如黄河…… 晋武帝太康五年,西元二八四年春天,竺法护和弟子一行抵达家乡敦煌。
向南望,祁连山顶白雪皓皓;北面,大戈壁黄沙滚滚,一切如昔。
亲人已老,见到一身破旧、满面尘土的竺法护,欣喜若狂。
故旧相见正是热闹,门口忽然传来勒马的声音。
一个器宇轩昂的汉子冲了进来,双手高举过眉,献上梵文的《修行道地经》。
来者是故交竺侯征若。
当年,竺侯征若送大师回乡,在楼兰城南分手,曾应允只要找到佛经,一定亲自送到。
这一路真是迢迢天涯…… 乡亲劝请法师为敦煌信众译经,李应、荣承等人一口承担场地经费等杂务。
《修行道地经》正式开译。
沙门竺法乘担任笔受。
听众里尽是故人,译场挤得水泻不通,盛况不输长安。
晚上,起风了,哀鸣遍野。
竺法护盘腿端坐诵经,四野哀鸣被温厚的声音盖了过去……。
从此,大师不再须要传语;手执梵文,直接讲出中文大意。
弟子们的译笔也已成熟,初译后,竺法护亲自亲复校,一气呵成。
※※※※※※ 回到长安,大师在青门外建立专门译经的大译场西寺,设备完善,每次可以容纳几千人。
《方等泥洹经》、《持心经》、《正法华经》、《光赞般若经》、《魔逆经》、《文殊师利净律经》……,一部一部翻译出来,包罗万象。
大师译经,从来不分任何部派,一视同仁!※※※※※※ 不久,昏庸的晋武帝死了,皇位传给历史上最愚昧的皇帝晋惠帝。
皇帝愚昧昏庸,点燃了诸王的野心。
皇后贾南风勾结权臣,酝酿谋反,拉开一场骨肉相残惨剧的序幕!大师年届花甲,加倍努力。
惠帝元康元年到怀帝永嘉二年,《如来大哀经》、《渐备一切智德经》、《五百弟子本起经》、《弥勒本愿经》、《弥勒成佛经》、《无量寿经》、《普曜经》……,更多的大经一一译成。
长安、天水、凉州(甘肃省武威县)、酒泉……,他入关出关,译经不辍。
译出的佛经,有的立刻传诵四方,有的随著战火流离,沉没将近一个世纪,才再被发现。
※※※※※※ 愍帝建兴元年,西元三一三年,大师七十五岁,译完一生中最后一部经典《大净法门经》。
建兴四年,西元三一六年,西晋的最一年,战火越烧越烈,长安即将成为灰烬,众人力劝大师离开。
大师老了、病了,自知将不久于人世,为了上千徒众,还是撑起病体,再上旅途。
一路上烽火连天,大师在半途悄然入寂。
弟子在月圆之夜抵达目的地渑池,只见水面月影……※※※※※※ 西晋灭亡,晋王室余众逃到江南,立国为东晋。
历史上最长、最动荡的大分裂时期——南北朝来临了。
大师沙尘中来、烽烟中离去,译经生涯刚巧和西晋王朝同步,为佛教译经史写下不朽的一页。
时隔一千七百多年,我们只要翻开《大藏经》,还是可以穿越时空,与大师相见。
竺法护大师的丰采,好像天上皎洁的月光,千古如新!

该篇内容就是由(ftsx.net)小编为各位整理 本文地址:https://m.ftsx.net/55591.html

点击展开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敦煌 相关文章>>


相关分类:敦煌菩萨竺法护



随喜分享:

  • 微信
  • QQ好友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必填

◎已有 0 人评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邮箱:2035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