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荣芳念佛往生事例

   菩提树下   2017-04-20 00:00:00

我母张荣芳,二○○一年六月十四日往生,终年六十五岁。
其往生前后,感应特多,瑞相昭着;而其修学历程,亦颇具启发。
今依众莲友之嘱,记之普供有缘。
母一生多病,曾胃切除唯馀三分之一,脖子患甲状腺瘤,术后复发,因体质过虚,即不能再行切除。
一九九七年六月,我们母女同时归依,母亲体弱不能做早晚课,心中焦急不安;又仔细听某法师录音带,看其书,益觉己力不足,往生淼茫,悲叹地说:「我每天不能诵经,佛号也念不了几千几万,实在不行,俺就不去了。
」 我和妹妹也一样,看别人用功,自己发誓也回来用功,可是用不上几天,又懈怠了,如此反复不定。
我们天天求阿弥陀佛临终一定来接引,一定正念现前,但心里没有底。
虽然有时劝母亲要精进,但是我们自己也没做到,持戒也持不了,一百零八拜也拜不了,三千遍的经也诵不了;极乐世界虽然好,但是就我们这样的修行法,自己知道一定去不了;去不了就要 轮迴,这个道理我们懂,还不如当初不知道,所以我们内心也很痛苦。
就这样在矛盾和不安的心情下过了二年。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们有缘看到愿赋居士写的《念佛的心情》,又听到师父您在烟台竹林寺的讲话录音带,真是如获至宝,激动的心情难以形容,这才真正体会到阿弥陀佛的大慈大悲!虽然以前嘴上天天说「大慈大悲」,但是不明了阿弥陀佛悲在哪裡,慈在哪裡;现在领会到了,原来阿弥陀佛慈谅我们不能做种种艰难複杂的修行,故发「称名必往生」的本愿,并不简择功夫深浅、修行好坏,任何人只要念佛愿生必然往生,像我们这样念佛也能往生!全家人激动得眼泪止不住的流,好几宿睡不着觉。
师父您的录音带,母亲她从早到晚不知听了多少遍,心豁然开朗,领解了「南无阿弥陀佛」这六个字里所包含的真实救度的意义。
从此一身轻鬆,安乐无忧,不管是行住坐卧,从心里欢喜地念佛,自自然然地生活在念佛中。
真可谓阿弥陀佛的本愿,再次点燃了我们心中希望之火,燃亮了救度的光明;内心对淨土有了更为热切的嚮往,充满了必定往生的喜乐。
今年五月,母亲检查为肝硬化腹水,打利尿针也不管用;又胃癌晚期,水米不进,便血、吐血,每日多次,疼痛难忍,非常遭罪。
我们姐妹俩从早到晚给母亲捏理按摩,不能稍减其苦。
有二次劝母亲念佛,母不太接受。
我们亦能理解,处此苦况,自难提起佛号;然待其苦稍舒缓些,母亦能念佛。
在未知自己病情时,母亲生存欲望很强;当得知何病时,反而十分平静,说:「我不想再在人间受罪了,求阿弥陀佛慈悲早点接我走吧!」 一日梦一白淨高个子男子对她说:「不用住院了,回家吧!」遂回家。
第二日,梦屋子四角,各坐一尊阿弥陀佛,穿黄衣;一端严男子放一大药丸于母亲口中,很是舒服。
此后,疼痛即减轻许多,直到往生不再便血,不需利尿针。
往生前三日,母说就三、五天了,要我们送她去念佛堂往生,并殷勤咐嘱我们好好念佛,说:「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只有阿弥陀佛能救我们。
」母亲说她到极乐世界第一件事,就是跳进八功德水中痛痛快快地泡个够。
(因 为母亲体内严重脱水,整个人都脱形了。
)她还说要经常回来看我们,要是看到我们活的受苦,就早早接我们走。
母亲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我们交待的清清楚楚。
往生前二日中午,母亲看见一尊大阿弥陀佛左手托着一尊小阿弥陀佛,大佛左手朝外,然后慢慢转到胸前,小佛的头正好顶在大佛的嘴巴下面。
母亲问:「这一大一小阿弥陀佛一样,我跟哪个走呢?」这时妹妹说:「小佛就是你,你已经被阿弥陀佛托在手里了。
」母亲听了高兴的笑着直点头。
往生当日凌晨两点四十分,母亲看见阿弥陀佛手里抱着一个小孩在把尿。
听到母亲这样说,我和妹妹高兴的不得了,告诉母亲:「阿弥陀佛抱着的那个小孩就是你,因 为我们都是阿弥陀佛的孩子。
」母亲听了高兴地点头,嘴里也不停地念佛。
(我们觉得母亲能看见这样的情景,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母亲的子宫有一个挺大的囊肿,压迫得她总是有一种想小便的感觉,她一遍遍地跟我们说,但都尿不出来,很难受。
这次有阿弥陀佛亲自给母亲把尿,我们想母亲当时一定会觉得很轻鬆;事实上的确如此,一直到往生,母亲没有再难受。
) 三点,母亲又告诉我们她看见阿弥陀佛及圣众好多人,说那里面没有她。
听到母亲这样说,我和妹妹真是万分激动,我们告诉母亲阿弥陀佛早已来了,您不要着急,阿弥陀佛知道什麽时候接您走最合适。
母亲听了非常高兴。
这时我们就把阿弥陀佛像放在母亲眼前,大声念佛。
三点二十分,母亲看见阿弥陀佛左肩有两个亮点,锃亮锃亮。
一直念佛到上午快九点的时候,爸爸见母亲挺好的,就让我们姐妹到厢房休息一下,说也让母亲睡会儿。
我和妹妹刚离开一会儿,爸爸就叫我们,说:「你母亲可能往生了,快看看。
」我和妹妹赶紧过来一看,母亲吉祥卧,微睁双眼,面带微笑,非常安详,我们不相信母亲已经往生了,但看到母亲好一阵子一动不动,才确信母亲真的被阿弥陀佛接走了。
这时周围龙口、蓬莱、长岛和海阳的居士也都陆续赶来念佛。
二十四小时后,莲友们给母亲穿衣服,母亲全身柔软,两眼乌黑锃亮,像是活着,满屋香气,在场莲友都很激动。
一直到十六号上午火化,五十多个小时过去了,母亲还是全身柔软,身手骨节活动自如,像活着一样。
临走的时候,我们把母亲扶起来,一家四口合影留念(随信寄去照片一张)。
这麽热的天,没有採取任何製冷方法,身体不腐不臭,柔软芳香,有许多在场不信佛的人都觉得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从十四号开始,大雨电闪雷鸣日夜下个不停,十六号雨虽然停了,但天还是阴的很重。
七十多位莲友一起到殡仪馆,大家就站在院子里大声念佛。
虽周围天空依然乌云密布,我们头顶上厚重的乌云却慢慢散去,露出蓝色的天空,朵朵祥云展现种种不可思议的奇妙景像:有大莲花、白鸟、仙鹤、龙凤、亭台楼阁,西方三圣、观音送子、观音菩萨的坐骑,佛的一隻手伸在空中;母亲头像也映现在空中。
最后太阳出来了,围绕着太阳出现了七彩的光环,再现了二遍,很长时间才散去。
种种奇妙景像,把殡仪馆工作人员,还有当天去火化的其他人都看呆了,我想也只能用「不可思议」四个字来形容了。
莲友们个个激动的除了念佛还是念佛。
所有这些景象我们都摄像下来,天空中我母亲的头像栩栩如生,种种奇景惟妙惟肖,任何人一眼都认得出。
淨果法师就是看到这盘录影,非常高兴,嘱咐我们一定要把母亲的往生情况记实下来。
在这里,我们一家要感谢前来念佛的莲友,还有好多我们不相识的,祝他们吉祥如意!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只有高兴,没有悲伤。
我们一家人经常能闻到很奇妙的香味。
七月十六日凌晨,妹妹做了一个梦:当时我们爷仨在家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有一位佛菩萨模样的人站在门外,瞬间变成母亲生前的样子,我们一家四口高兴地拥抱在一起,又叫又跳。
进到屋里,围坐在母亲跟前,母亲说:「你们想我是不是?」我们点头说:「是!」母亲说:「想我就到极乐世界见面(在整个过程中,母亲说了好几遍)。
」 以上是我母亲往生前后的经过。
其他还有许多感应瑞相,不能细举。
母亲的往生充分证明:只要一心靠倒,念佛求生,没有不往生的。
南无阿弥陀佛!(二○○一年九月廿六日 山东龙口 慧云.印蕾 记 )

该篇内容就是由(ftsx.net)小编为各位整理 本文地址:https://m.ftsx.net/55505.html

点击展开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杂文 相关文章>>


相关分类:张荣芳念佛生事



随喜分享:

  • 微信
  • QQ好友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必填

◎已有 0 人评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邮箱:2035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