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罗汉微妙比丘尼自述出家及福祸的前世因缘

   菩提树下   2017-04-20 00:00:00

我听佛这样说过:佛在舍卫国只陀精舍时,波斯匿王死后,太子琉璃,摄政为王。
其人凶暴残忍,竟驱赶醉象,踏杀民众,不可胜数。
当时一些贵族妇女,见此情景,心中非常难受,便对世俗生活产生厌倦之情,因此她们一同出家,成为比丘尼。
国中人民见这些女人达五百人,或是释迦种姓,或是王族,虽皆出身尊贵,但皆舍弃种种世俗欲望,出家修道,莫不佩服赞叹,争相供养。
  诸比丘尼互相议论说:“我等虽然名义上出了家,但还没有服用法药,消除淫怒诸症,不如一同到偷罗难陀比丘尼处,求受经法,希望能获得她的教导。
”然后她们便一同前往偷罗难陀比丘尼的住所,行礼之后,便提出问题,并各自说道:“我们虽已出家修道,但仍未得到正果,愿得到您的教导而开悟。
”偷罗难陀心里想:我今应使她们反其道而行之,这样我便能独摄衣钵,岂不乐乎。
于是她对诸位比丘尼说:“你们都是贵族大姓,有田业七宝,不乏象马奴婢,所需丰盈,却为何要舍弃这些而来出家修道,受佛戒律的约束呢?做比丘尼,最为辛苦,不如返俗回家,成家立业,夫妻恩爱,子女满堂,共相娱乐。
还可任意布施,荣耀一世。
”诸比丘尼听了这番话,心中迷茫,悲伤流泪,便与偷罗难陀告辞,离她而去。
  于是,她们一行又来到微妙比丘尼的住地,上前行礼,询问道法。
一同对其说:“我们这些人在家时,受俗务熏染长久,现在虽然出家,但心仍不安,飘逸蔼漾,情愈炽盛,不能自拔。
望你可怜我们,为我们说法,揭开罪恶之盖,让我们从迷惘中逃出。
”   当时微妙便问其道:“三世之中,你们听哪一世呢?”   众人道;“过去世、未来世且置而不论,就说说现在世,以解除我们心中的迷结吧。
”   微妙告诉她们:“淫欲就如燃烧在山野的熊熊大火,越蔓延越旺盛,越烧越广。
人若心存淫欲,就会互相残害,而且一日盛于一日,以至堕于畜生、地狱、饿鬼三道之中,永无尽头。
留恋家庭的人,贪爱合欢,儿女情长。
但生老病死,是谁也逃脱不过的。
因此而悲痛哭恋,伤肝费心,死去活来.恋家之情深固,心意缠绵,这犹如关入牢狱一样。
我出身于梵志之家,我父亲在国中亦极为尊贵。
当时,有一梵志之子,聪慧多才,听说我相貌端正,就遣一媒人送来聘礼,娶我为妻。
我们成家不久,便生一子,接着夫家的父母就相继过世了。
不久我又怀孕,一天,我对丈夫说:‘现今我有孕在身,身子不洁,月份将足,就要临产,恐怕时时都有危险,你应送我回娘家去。
’丈夫答应,随即送我上路,走到半路,我身突痛,于是就在一棵树下休息。
丈夫与我相隔一段距离睡下。
当夜生产,污血洒地,毒蛇闻到血腥,前来咬死了我的丈夫。
夜里,我连连呼叫丈夫,不见回答。
天破晓后,我挣扎起来,牵丈夫的手,才知他已中毒而死,其身体肿烂,肢体散开。
见此惨状,我昏迷了过去。
当时我的大儿子看到其父身亡,大声哭叫,听到儿子的哭叫声,我苏醒过来。
让大儿子骑在我脖子上,抱起刚生的小儿子,边哭边赶路。
道路越来越荒凉险峻,沿途荒无人烟。
途中又被一条大河拦阻,河水既深又宽。
我便将大儿留于岸上,先抱着小儿子渡河,到岸放下小儿子,又返回对岸来接大儿子。
儿子远远看见我,急着下河向我走来,不料很快被水漂走,我忙追去,但无能为力。
儿子还是被河水吞噬了。
继而我又赶到岸上,小儿子早已被狼吃掉,只见血流在地。
二儿俱失,我一时哭得死去活来,气绝昏迷,好久方才苏醒。
然后继续赶路,正好遇到我父亲的一位好友,他问我:‘你从哪里来?为何如此憔悴不堪?’我便把不幸的遭遇告诉了他。
他听后怜我孤苦无依,与我相对痛哭。
我问他:‘我父母一家大小是否都平安?’他回答说:‘你家近日失火,全家大小无一幸免。
’听了此话,我又一次昏厥在地。
他怜惜同情我,将我带回他家,当成自己的女儿,供我衣食,从不缺乏。
这时,又有另一位梵志,见我容貌端庄,要娶我为妻。
我便相许与其成家。
不久,我再次怀孕,足月临产之时,正值丈夫外出在别人家喝酒,日暮时分,他回家来,当时我因临盆欲产,独自闭门在家。
正当分娩之时,丈夫喊门,我不能开,他恼羞成怒,破门而入,对我大打出手。
我以实相告,他却更加恼怒,并杀死刚出生的儿子,以牛奶熬煎,逼我吃下。
我非常恼恨,不忍吞食自己的亲骨肉,但丈夫再次痛打,我只好强忍吃下,心中无限酸楚。
我觉得与这里缘分已尽,就乘他不在之时,悄悄逃走了。
我逃到了波罗〔木+奈〕城外,坐在一棵树下歇息。
当时,波罗〔木+奈〕国中有一长者的儿子刚刚丧妻,她被埋入城外的一个墓园中。
由于思恋妻子,他每日出城在其坟前哭泣。
他看到我,就问道:‘你是什么人,独自坐在路边?’我将遭遇告诉了他,他对我说,你愿意与我一起进园去看看吗?我答应了。
后来我们成为夫妻。
没过几日,他便染病不起,不久便死了。
那个国家有一风俗:死者生前钟爱的人或物,临葬之日,将一同陪葬。
这样我被埋入坟中,但命不该绝,正巧有群贼前来盗墓,墓被打开后,贼首见我貌美,便纳我为妻。
几十天后,他们又外出枪劫偷盗,被主人发觉,砍下贼首的头。
其部下贼众拖回尸体来还我。
按此国风俗,我再次被陪葬入坟,埋入坟中整整三日,有狼狐野狗相吃尸体,前来挖墓,我因此而得以出来。
我深深地责问自己:究竟前世有了什么宿孽,使我旬日之间,遭受如此罪苦?今天死而复生,该到哪里度过余生呢?我心里又想:以往常听人说有个释迦王子,弃家修道,现在称佛,能知过去未来之事,我要问问他能否度我,使我归依于佛。
于是,我就直奔只洹精舍而去。
我远远就看见如来,犹如繁花群星烘托的月亮。
那时,世尊以他无漏三达之智,断定我是应度之人,因而前来迎接我。
当时我无衣遮蔽,身体裸露,便坐在地上,以手遮乳。
佛对阿难说:‘你拿衣裳给这个女人。
’我这才穿上衣服,上前稽首于世尊足下,具告我的遭遇,乞求佛的垂悯,收我为弟子。
佛对阿难说:‘把这个女人交给瞿昙弥(释迦佛的姨母)以接受戒法。
’佛大慈大悲,接受了我,于是我成了比丘尼。
随后世尊为我说苦、集、灭、道四谛要旨及苦空无常等义理。
我听了佛法,就摄心持戒,奋勉精进,修成正果,能知过去、未来之事。
现在,我转世上,所经更苦。
难以一一说清。
这都是前世因缘,丝毫不会错的。
”   众比丘尼听后又问:“究竟因为什么样的前世宿孽过处,使您今世遭此苦罪呢?望您对我们说知。
”   微妙回答说:“你们静听。
在过去世中,有一小妾虽出身小家贫民,但容貌出众,世上无双,很受宠爱。
不久,小妾怀孕,十月满后生一男儿,夫妻视如掌上明珠,喜不自胜。
长者大妇暗自寻思:我虽出身贵族,可膝下无子继嗣,如若小妇儿子长大,必将掌管门户,田产家业和一切财物都将由他一人把持。
我白白劳苦一世,积聚钱财,却落不得分文。
她既生此嫉妒心,便一心想杀此儿。
主意已定,大妻取出铁针,扎进孩子囱门,并使铁针深入肉中,到看不见为止。
孩子逐渐瘦弱下去,十几日之内便死去了。
小妾悲愤懊恼,昏绝醒来,怀疑是大妇嫉妒而为,就去问大妇:‘你为何如此没有良心,嫉恨杀死我儿?’大妇当即赌咒发誓说:‘我要杀了你的儿子,就让我来世丈夫被毒蛇所杀,有儿子则被水淹狼食,我身被活埋,自食其子,父母大小因火而死。
你为什么诽谤我?为什么要诽谤我?’当时她以为没有什么罪福轮回报应,谁知那些赌咒誓言,如今一一回报,没有什么可以取代的。
你们想知道吗?那时长者的原配妻子即大妇就是我的前身啊!”   众比丘尼再问:“又是什么功德,使你得见如来,并被如来亲自迎接,收在门下,得离生死轮回之苦?”   微妙回答说;“过去之世的波罗〔木+奈〕国有一大山,名叫‘仙山’。
山中常有辟支佛和声闻外道神仙等。
一日,有一辟支佛入城化缘,城中一长者的夫人见此菩萨,心中欢喜,便办斋供养。
菩萨食斋之后,飞上天空,身上放出水火,坐卧空中。
那夫人见此情景,便发誓道:‘我后世要像这样得道。
’当时的那个妇人,就是我的前身。
正是这个缘故,使我得见如来世尊,解开心中迷结,修成阿罗汉道。
现在我虽得阿罗汉道,但仍有滚烫的铁针从头顶上刺入,又从脚底出来,这就是殃祸福德两分明,万物永远如此。
”   当时,这五百比丘尼听了此番开导,心生敬畏,认识到欲望的本源像炽热的火焰一样,心中贪欲从此不再复生,认为世俗生活之苦甚于牢狱,于是一切邪念消尽,很快就入定。
众比丘尼对微妙说;“我们往日儿女情长,陷于淫欲不能自拔,今天蒙您教诲,使我们得到超度。
”   佛慨叹道:“好一个微妙,你作为一个学道者,不但自己学习佛法,还能传授他人,真可称得上佛门弟子啦!”当时在场的人,听说如此,没有不欢欣鼓舞的,大家稽首世尊,依此修行。
该篇内容就是由(ftsx.net)小编为各位整理 女罗汉微妙比丘尼自述出家及福祸的前世因缘

点击展开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出家/修行 相关文章>>


相关分类:罗汉微妙比丘尼



随喜分享:

  • 微信
  • QQ好友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必填

◎已有 0 人评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邮箱:2035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