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的离奇故事

   菩提树下   2017-04-20 00:00:00

1.五佛为证   孙东柏居士一九七八年来美游学,在年底十二月二十二日找到了金山寺。
当时,金山寺还在十五街,比起台湾的寺院,金山寺显得非常简陋,他一时找不到进寺的大门,站在似门又似窗的寺前正犹疑不前,突然一阵阵的暖流注入前胸,透散全身,顿时感到精神奕奕,神清气爽。
这时,有人从里面向他招手,踏入右侧小门,一个白人和尚跟他说了一些简单的中国话,说自己是宣化老和尚的美国弟子。
  孙东柏居士表明要参加万佛圣城为期三周的冬季禅七,法师微笑着带他进去,和几个中国人及一个刚从伦敦来打七的年轻英国人共五个人,一起搭便车前往万佛城,一路上说起万佛城打七的情景,念了十五年的佛、从没参加过禅七的孙东柏居士心头忐忑不安:到底什么是禅七呢?在车上,孙东柏居士闻到一股又沉又浓的檀香味,久久不散。
  当时的万佛城也是很简陋,禅七期间,每个晚上,宣化上人都会讲一小段《华严经》及开示。
在第二个礼拜天晚上,上人说明天他必须往洛杉矶一趟,嘱咐大家参禅不要害怕,不可懒惰,大众之间一定有人会得二十五圆通的法门,并特别为大众说了四句偈:   一九七八打禅七,不紧不慢不焦急;   绵绵密密勤精进,不久当至诸佛地。
  就在开示后,礼佛时,孙东柏居士抬头一看,在上人坐的讲台上方水平线上,约有五尊一丈高的圆锥形紫金身佛,在宣化上人等扃高处悬空而坐,紫金身光,衬托着老和尚的大红祖衣,互相辉映.   礼佛毕,上人故意问道:“ 你们有谁看到或有什么感应的吗?讲出来让大家知道。
”当时,孙东柏居士觉得上人这个问题有点古怪,并约略记得上人说过:“修持有感应时,不要说出去,除非师父同意或鼓励同参,方可点到为止。
” 上人似乎知道孙东柏居士在疑惑中,又连问了二次,他还是犹豫不定。
最后,上人说:“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参禅功德绝不唐捐。
” 孙东柏居士才终于鼓起勇气说出刚才所见所闻,当时他离讲台约有百尺处。
  孙东柏居士在那两个礼拜的禅七中,对上人印象原本并不深刻,直到见佛后,才恍然警觉,这么简陋的道场,宣传上人凭什么道行得五佛护持?他后来把这件事载入了自己所写《我所认识的度轮宣化老和尚——感应与事迹》及《禅为唯一真》来报答佛恩及感念上人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以身作则,坚苦卓绝,奋斗不懈,为法忘躯,建立法城,维护正法。
  整理自美国加州沙加缅度禅学针灸研究院院长孙东柏居士纪念上人文章《参禅见佛》2. 降伏精怪   上人在一九八三年一月为大众开示时,讲了一个自己年轻时降服精怪的故事。
  宣化上人年轻的时候,欢喜用降伏法来降伏魔众。
在东北时期,有一次,在道德会上,有个讲习班主任叫徐桂兰,当时道德会有五、六十个学生,其中就有一个女孩子着魔了,就是邪魔来附体了。
  这讲习班主任徐桂兰,就来为这女孩子治疗,她用一口凉水,照着中魔的女孩子就喷了一口,魔却没有走,魔就说:“好!你来治我,我现在就到你那儿去,我要附在你身上,看你怎么样?”于是,这中魔的女孩子病马上就好了,而徐桂兰自己就中魔了,在道德会也不能住了,就回到家里。
   这个魔天天都来扰乱她,扰得她家里不平安。
这个魔是什么魔呢?是个很大的马猴子精,它每次来,都和徐桂兰发生性行为,附到她身上折磨她,有时候就把徐桂兰迷得……又讲怎么样爱她,又怎么样,而性行为之后,徐桂兰本人就七孔流血,眼睛、耳朵、鼻孔、嘴巴都流血——被这个马猴子精把她的精气都给吸去了,吸得瘫痪要死了的样子。
  道德会于是派人去找上人出家寺院三缘寺上的方丈和尚求助,就是那个出家前很有名的东北王孝子,因为大家都知道方丈和尚有道德,应该可以降伏这个魔。
但方丈和尚在外面有什么问题时,总是叫上人去帮他解决,这次方丈又叫上人去,到了那里,他们就对那个附体的马猴子精说把某某请来了,这马猴子却回答说:“唉!你请他是白费功夫,没有用的。
你不要说请他呀,你把济公请来,我也不怕的。
”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上人到了自然又少不了一番斗法,恶斗了两天,上人才把它彻底降伏,从此徐桂兰的病就好了。
  上人讲完这件事后,告诉大众,后来他已经不再用降伏法来降伏魔众了,当有魔来挑战时,上人不再和他们斗争,而是以忍辱的功夫,用慈悲心来摄受、感化他们。
  ——降伏法确实可以迅速地摧毁魔军、救人于当下,为什么上人后来反而不用了呢?这一点值得每一个修行人深思,我们应该知道,降伏法毕竟只是度人的方便法,只有德行的感召和慈悲地教化才能使魔众真正的心悦诚服,得到最终的拯救。
3. 无来无去   1995年11月9日,法界佛教总会的追思团抵达台湾桃园中正国际机场,准备于11日至13日在板桥体育馆与台北法界佛教印经会共同主办“宣公上人圆寂追思大法会”。
  当时,台湾有位经营素食馆的女居士,因为生意不好,正准备到美国去改作荤菜,忽然在一夜梦到了宣化上人,上人对她说:“你不要到美国去啦!11月11日、12日、13日,我在板桥体育馆有个法会,你去帮帮忙!”她醒来后就向朋友们打听,才知道竟然真的有上人的追思法会,于是赶紧到台北法界佛教印经会报名参加了法会,在香积组担任了义工……法会结束了,她去美国开荤菜馆的念头也打消了。
  整理自仁德居士《台湾追思法会纪实》   4. 二救恒泉   一九八八年,宣公上人在台湾桃园妙法寺传授三皈依,那是恒泉师第一次有机缘拜见上人。
当时恒泉师正值重病服药期间,上人一见她,就劝道:“不要吃药了,吃药只是拖时间。
”第二天,恒泉师再去拜见上人。
上人问她:“你要死还是要活?”恒泉师说:“死,活都可以。
”  当时恒泉师在台湾东势圆通精舍办培生幼稚园,深受东势地方民众的欢迎。
上人对她开示说:“出家人要帮国家,社会做事,最好的方式就是办教育。
不管是多是少,尽心就好。
” 接着上人以拐杖打恒泉师的头,她的头上立刻起了一个疙瘩。
回到东势后,恒泉师发现肩膀上原先长瘤的地方,竞出现一颗类似青春痘的脓包。
  有一天午睡中,这颗脓包破了,脓水源源流出,恒泉师赶紧以卫生纸不断擦拭,用脏了的卫生纸很快堆满了整个垃圾桶。
恒泉师霎时感到胸口血液通畅无阻,身心无比清凉自在。
治疗了许久都不见起色的痼疾, 就这样好了。
恒泉师回忆道:“师父打了我的头之后,回去我就没再吃药。
这是师父第一次救我的命。
”   一九九三年农历春节期间,恒泉师因为严重的肺病,只得入院接受治疗。
有一天,吃了医生开的药之后,感觉全身发热,极不舒服。
于是,恒泉师便观想自己去游泳,全身泡在清凉的水中,精神便好一些了,这天晚上八点十分左右,恒泉师看见上人手持藤制摇篮,摇篮内是个男孩。
  上人对恒泉师说:“这个男孩就是你。
你的寿命到今晚为止,等一下你就要去那里。
这个男孩命很好,生活会很幸福。
”恒泉师—听.忙说:“那很好啊!”上人:“好是好,还在六道里。
”恒泉师说:“我不要在六道,我要去极乐世界。
” 这时观世音菩萨现身站在二人身侧。
恒泉师一转念,想到许多俗务未了,连忙讨价还价说:“我不要现在就去极乐世界,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  上人听了,带着为难的神色,转身走了,走时,恒泉师注意到上人手中拿着两张纸。
两个小时后,恒泉师因为身体极度难过,从假寐中清醒过辨,睁眼一看,上人又在前面。
这次上人手中已不拿纸,只是吩咐道:“药不能吃,那个药就是要你的命,现在赶快叫五兄弟来分担。
” 说也奇怪,恒泉师—听就明白五兄弟是指五脏,因此便请照顾她的恒星师倒水给她喝,她将全部的水都喝了。
  当晚恒星师照颐她到夜里两点,正准备睡时,上人对恒泉师说,叫她不下要睡,今晚不能睡,赶快念“观世音菩萨” !这时,上人和观世音菩萨都出现在恒泉师的病房,恒泉师感觉病房中有许多阴界众生,可是上人和观世音菩萨对待这些阴界众生,和对待恒泉师的态度是一样平等的,并不偏向恒泉师。
天亮后,恒泉师和主治医生商量:“我在医院睡不着,想回去。
”   医生答应了。
出院回去后,恒泉师为那些阴界众生念诵《阿弥陀经》回向,但病情似未好转,咳得连想停五分钟都办不到。
恒泉师便求佛菩萨加持。
当天中午睡午觉时,梦中见上人带着一大群比丘、比丘尼,围绕着恒泉师念诵:“喃,室唎多,室唎多,军刹利,娑婆诃”,醒来时,诵咒声犹在耳际,但上人及那群比丘、比丘尼的形相己消失。
不久,—位比丘尼师兄来看恒泉师,发现她的身体己奇迹般地痊愈了。
  感化恶人甚是不易,若非上人以身行道,盛德感召,并以神通示现,方便摄化,决难至此! 7. 出言必信   台湾是一个每年经常发生风灾的地区.88年秋季,上人赴台湾主持护国息灾大悲法会,当时,台湾正发出飓风警报,预报有三个飓风将同时登陆台湾,上人出发前,告诉跟随他弘法的众出家弟子:“你们可以不吃不喝不睡,不可不诵《大悲咒》祈祷,若我到达中正机场时,飓风登陆了,你等当受重罚!”   上人一行准时到达台北中正机场,而那三个飓风果然一个也没有登陆台湾,全部转向了。
  8. 白蚁搬家   马来西亚吉隆坡的紫云洞观音寺是一座空庙改成的佛教道场,是92年成立的,在重新开幕以前必须进行改建、整理和清扫工作,可是庙里满是白蚁,好多地方甚至佛桌都被蛀蚀了,护持道场的佛弟子因不能杀生,想尽了种种方法诱使这些白蚁迁离道场,都没有成功。
当地的果安居士担心这种情况延续下去,道场收藏的经书也会被蛀蚀,所以果安居士的妻子去万佛城时就向上人报告了紫云洞白蚁泛滥成灾的种种情况。
上人听了似乎漠不关心,把这件事轻轻避过去了,可是当她回到马来西亚时,却惊喜地发现紫云洞的白蚁一只也没有了——它们已经全部搬走了。
  9. 见贤思齐   上人16岁时在东北时期参加了提倡仁义道德的道德会,专门劝人做善事,在其中作总科长。
有一天,上人看到一本书中介绍张雅轩的事迹,当时余凤至(张学良原配夫人)的侄女余淑娴迷恋他,发疯似地追求他,曾佯狂跪倒,要求一定要嫁给张雅轩,而张雅轩不为女色所惑,委婉地劝退了余淑娴。
  上人受张雅轩事迹的感动,在树下对天盟誓说:“天哪,天哪!张雅轩这种行为,我一定要效法他!”说完转念一想:“唉!我要遇着这种事干什么?这有什么意思呢?自己简直太愚痴了!”没想到,当天晚上考验就来了。
当时道德会男女宿舍是一个大房间用一堵墙隔开,两边的土炕是连着的,墙是用木板架的,下面有一条缝,当晚某个女人的手就从这个缝下伸了过来,开始不老实起来,上人马上意识到这是自己白天发了愿,晚上就遇到魔考来试验他能否效法张雅轩,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上人端心正念,始终不予理会,最终那个女人只得退了回去。
上人由之奉劝大家不要说自满的话,人有任何愿力,经常会马上感召相应的考验。
  又有一次在东北时期,上人在晚上似睡非睡的梦境中见到两位女人,老的五、六十岁,年轻的大约二十岁左右,在另一张床上休息,这时那个年轻的女人走向正在休息的上人,抱起来就向自己躺的那个地方拖,上人知道她不怀好意:“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她也不说话,上人意识到这是个非人,马上念起圣号:“南无观世音菩萨!”结果一切境界马上消失了,可是上人的肋骨被她夹着的地方却疼了一个星期。
10. 狐仙轶事   上人在东北时,白云河有个非常灵验的狐仙,它原先住在日本军队的军营里,当时的日本军队不知从哪里抓来了许多中国人,把他们用油锅活活炸死,这个狐仙看不下去了,变成一个白胡子老头去逗引日本人,日本人拿着枪就去追它,结果这个老头就向军营的军火库跑,它跑到里面,军火库就莫名其妙地爆炸了。
这样反复了两次,日本人知道没办法了,乖乖搬离了那个地方。
  日本人走了,这个狐仙就在当地赠医施药显灵——无论多远去的人,只要用红布包着一个碗,跪在那个地方一祷告,碗里就有药、药丸等,要什么药就有什么药,灵验异常,方圆千里都有人去求药。
当时上人尚未出家,正赶上母亲有病,上人侍母至孝,就也去那个地方去求药,上人虔诚地跪了三天三夜,打开红布却总是没有药,就算了,只有自己根据学的一点中医去中药店给母亲买药吃。
  上人不久就出家了,这个狐仙就附到上人的一个亲戚身上向上人要求皈依,上人问它是谁,它就说它是白云河赠医施药的狐仙,上人一听:“当初你赠医施药,我去求药,你怎么不给我药?你现在还想皈依我?”这个狐仙就说:“那时候你跪在那里,我只看到一片金光,什么也看不见,所以我没有办法给你药。
”…….从此,上人又多了一个狐仙弟子。
  整理自法总佛经翻译委员会《白山黑水育奇英——上人事迹》   11. 止人行窃   上人来美初期在美国佛教讲堂说法,一天,大家正要坐下来听法,上人身边的果逾居士听到上人嘱咐琼斯居士说,要他注意,因为大众中有人想要行窃,琼斯居士一会儿就忘了这个交待,可是果逾居士却提高了警惕,因为他觉得上人同时也在交待他。
开示结束了,大家都很高兴,在讲堂里互相问好,相互交谈着。
果逾居士警惕地发现有一位亚洲中年妇女,偷偷跑到了佛教讲堂的过道里去了——她在动功德箱!真有人要行窃,果逾居士赶紧提醒琼斯居士,琼斯居士忙喝止了那个妇女,将她已经拿到手里的钱要了出来,并要她马上离开,避免她造下偷窃常住财物的大罪。
这时,上人早已回到佛堂后面的寮房去了。
上人怎么知道大众中有人动了行窃的念头?果逾居士觉得不可思议,决定要更深入地认识上人和上人讲的妙法。
  12. 教化沙弥   在美国佛教讲堂弘法时期,有一个美国小沙弥很不守规矩,经常受到上人的“口头鞭策”。
一天晚上,小沙弥决定到外面的世界去玩玩,而且真的付诸了行动:他穿上在家人的衣服,戴上一顶羊皮帽,沿着水管从四楼阳台爬到三楼的栏杆,再利用防火梯在黑暗中消失了影踪。
几个小时之后,赶在早课开始之前,他又按原路摸了回来,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因为任何人也没有看到他的离开和回来,他也没向别人提起过。
  第二天,上人却当众问起了他:“你昨晚上哪儿去了?”“哪里也没去,师父。
”小沙弥发抖地回答。
“那你在巴士上做什么?”屋里的每个人都竖起了耳朵,专心听着,知道这又是上人教化弟子的好时机。
“我...我...我不知道。
”小沙弥说。
“到底是谁不知道?!”上人声音大了起来。
 。
“我...我...我不知道。
”“谁给你香烟的?”“我不记得了。
”小沙弥哀泣起来。
“你为什么和巴士上的小姐聊天?!”小沙弥的脸都发紫了,他惊异地问:“您怎么知道?”上人大声地说:“我怎么知道?我告诉你我怎么知道…….,你自己知道不知道?!”“知道。
”“那就是我怎么知道了!”接下来一片死寂…….“记住!”上人劝道:“你可能欺骗了自己,但是你无法欺骗大众!”……. 13. 恶犬息声   当修行人真正做到没有丝毫的杀心和斗争心时,遇到再凶猛的动物,也能化暴戾为祥和,这样我们就会理解历史上那些高僧为什么会令猛兽驯服了。
  一天,上人弟子千笈居士跟随上人上山,在山上的平地里路过一所古老的房子,出于礼貌,上人令千笈居士前去和主人打个招呼。
千笈居士走上前去,还未按门铃,就被一只恶犬咆哮着狂追出来,千笈居士吓得脸色发青,情急之下躲到了上人背后,他说:“师父,房子里一定没人,要不然,狗叫那么大声,怎么不见有人出来?”上人却回答说:“有人,有人。
来,我们一起上去看看。
”   这时,那只刚才还凶神恶煞般的恶狗看到上人向前走来,竟然不可思议地一步步向后退,上人对那只狗说:“How are you ?(你好吗?)”这时,那只狗默不做声地原地跪下来,目送着上人走了过去,主人也正好出来了,开始领着上人到处参观,中间又碰到了几条狗和一群火鸡,它们看到上人也是不吵不闹,千笈居士对此非常纳闷,这时突然听到上人对他说:“修行人应该要修到所有的动物都不怕…….”   根据千笈居士纪念上人文章《巧把尘劳作佛事》整理   14.七十多岁的香港居士朱果霞从小患小儿麻痹,遍访名医无效,到四、五岁时依然无法站立,后幸遇虚云老和尚慈悲加持,右腿痊愈,能够站立了,因其业障深重,半途而废,左腿始终无力,走路一瘸一拐,经常摔跤。
后来朱果霞居士移民来美,通过听洛杉矶中文电视台的佛法讲座节目得以开始亲近上人。
  九二年一天,她在万佛城祖师殿与上人见面,她说:“师父,请原谅弟子,因为我左腿有小儿麻痹症,跪下去就站不起来,所以无法向您叩头顶礼。
”上人一听,拿起拐杖就在她的腿上打了三下——从此以后,她拜佛跪下去自己就能站起来了,走路也不一瘸一拐了,也不经常摔跤了,而且视力也不可思议地好起来。
老居士学佛的劲头更足了。
15. “派”的故事   74年,上人于三藩市庆祝从三藩市三步一拜拜到华盛顿以祈求世界和平的恒具、恒由比丘朝拜圆满,图为上人特意将一盘“派”递给恒具。
  大家都知道,按佛制日中一食是上人道场的家风。
恒具法师尚未出家时,已经在学习日中一食,但是觉得非常困难。
一天,当他下班回家时买了一块包装好的“派”塞到大衣口袋里,当晚听上人讲经时,他满脑子只顾想着那块“派”——他已等不及讲完经,迫不及待地想吃掉它。
  好不容易熬到讲完经,他没有告诉任何人,静悄悄地从防火梯溜到了屋顶平台上,一边经行,一边拿出那块“派”咬了一大口。
当他正在屋顶上右绕经行时,忽然看到上人竟然也从防火梯爬到了屋顶上! 上人上来后也不说话,却反方向地开始了经行(也许是提醒这位弟子在修行上不要倒行逆施吧),正好面对满嘴塞满了食物的恒具,恒具无法张口说话,只好向上人点点头表示作礼,继续经行。
两人就这样迎面分别按相反方向绕了三圈,恒具的尴尬可以想见,当第三次碰上时,上人笑着问了恒具一句:“你觉得怎么样?”然后便下了屋顶,身后的恒具若有所思…….   16. 磕头与吉他   章先庆居士(果庆)是上人的在家弟子,87年时尚未皈依,对佛教的磕头顶礼不太理解,他在家里对岳母说:“我不认为有向他人下跪的必要,因为我都不对父母亲下跪,为什么要给师父磕头?”,就在当时的那个星期天,上人在Mission College(米慎学院)开示,开示后大家都在给上人磕头,章先庆正在思前想后要不要磕头,就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驱使他向前顶礼了师父。
  上人这时专门对他说:“你这么大个子,给我磕头,不怕丢脸?”他吓了一跳,心想:“师父怎么知道我在家里说的话?”事后才体会到上人是在降服他的贡高我慢。
  章先庆居士在信佛前是一个音乐爱好者。
有一次,在赴万佛城参加法会的前一天晚上,做完晚课之后,他弹起了吉他,陶醉在吉他的音乐中,他太太走过来提醒他修行人不要沉迷其中,顿时激怒了正沉浸其中的他,使他完全失去了理性,他顺手把吉他摔向梳妆台, 非常恼怒地说:“以后不弹了!打坏以后也没得弹!”…….第二天参加法会,章先庆居士照例在午斋前到大斋堂察看音响系统,突然上人面带微笑地出现在眼前:“章先庆,你来帮我拿一件东西。
”章先庆居士赶紧恭敬地跟着上人来到斋堂后一所房子里,上人把柜子一打:“就是这样东西!”  原来里面正是放着一把吉他!据章先庆自己形容,当时他是吓得“屁滚尿流”,上人对他说:“××法师以前很执着吉他,五年前被我没收了,现在他明白道理,我就把它还给他,可以拿去做一些有利学生的事。
”…….从此后,章先庆居士再也不执着吉他了。
17. 百鸟云集   上人总是时刻想着利益一切的众生,恒佐法师曾讲述了一个上人投喂饿鸟的往事。
70年代中期,加州干旱严重,恒佐法师当时尚未出家,有一天他带着三岁的女儿去接上人,上人一上车就说去金门公园的湖边看看,当他们到了其中一个比较隐秘的小湖边时,上人从他出门不离身的帆布袋里拿出了一个塑料袋,里面盛满了吃剩的面包,  他说:“我们喂鸟去!”他们一边喂鸟一边念诵大悲咒,不一会儿几百只不同种类的鸟儿就围了过来,它们在身边飞着、抢着扔向空中的面包,一些鸟儿还会飞到他们的肩膀上抢着近前吃面包…….面包喂完了,   上人说:“它们很饿。
”这大概是干旱的原因吧。
第二天,他们又去喂了一次。
当时,恒佐法师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可是当他后来自己单独再去喂鸟的时候,他原以为这些鸟也会象和上人在一起那样围绕过来,结果却只有少少几只鸟过来,而且还离他远远的,再也不像上次那样了,恒佐法师这才意识到上一次的经历并不寻常。
  整理自恒佐法师纪念文章《生命的转折》   18. 夜暗灯明   1949年,上人上书虚云老和尚辞去南华寺戒律学院教务主任职务,居于藏经楼阅藏,戒期任尊证阿阇黎,传戒后随虚云老和尚到韶关,虚云老和尚令上人同往云门大觉寺,上人因事务于五月初才成行,距云门二十多里路时天色已黑,山路蜿蜒崎岖宛如蜀道,白天无人引导也难以辨路,上人独自一人又路径生疏,已难以前行。
忽然前面燃起一灯,上人向灯光走去,此灯却始终保持百余步远近,过了许久,灯灭了,抬眼一看,竟已到达大觉寺山门口,恰好是寺院开大静时间,随即拍门而入,见到虚云老和尚叙述经过,老和尚连连称奇。
  整理自上人自述《纪念云公前尘后际因缘如是》   19. 起死回生   上人78年携弟子赴东南亚弘法,在马来西亚,随行的比丘恒朝法师、沙弥果童先后病倒,病情都很严重,住进了病房,比丘恒实法师奉命24小时守护着他们,果童在念大悲咒时,打起了瞌睡,突然看见有个无常鬼乘着一股冷风而来,  这时,在场的三位僧人都明显地感到了这股阴寒的冷风,果童见这个带着高帽瘦长的无常鬼对他说:时辰已到,跟我走吧!果童吓得发抖,在这生死关头又念起了大悲咒,无常鬼便消失了。
 恒朝法师则经常陷入半昏迷状态,只有上人可以唤醒他,他也意识到无常即将到来,上人就用手印给阎罗王写了一个疏文,大意是恒朝虔诚地为佛教作贡献,无论如何不能现在带走他…….恒朝法师渐渐康复了。
两位出家人经过了这一生死关,知道了打妄想的危害,修行更加精进了。
事后上人慈悲地对恒朝法师说: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来说服阎罗王让你继续活着,因此你出家几年所积累的功德已经用完了,但别担心,你可以继续积功累德,为佛法努力精进…….   整理自《宣化老和尚追思纪念专集》第二册

本文地址:https://m.ftsx.net/55487.html

点击展开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宣化上人 相关文章>>


相关分类:宣化上人离奇



随喜分享:

  • 微信
  • QQ好友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必填

◎已有 0 人评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邮箱:2035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