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楼窗外

   菩提树下   2017-11-25 00:00:00

  我站在窗前看风景,看风景的人是否记起了我?明月装饰着别人的窗子,我是否会进入别人的梦?

  ——题记

  我没有马良的神笔,画不出心中的天际,初次使我感动的画面用拙笔画来竟是如此让我感到茫然。我钟爱的秋天终于到了。

  球路行了对我的誓言,给了我一个萧条,枯叶入黄蝶追在车后,街道被封盖上了一层纯白的土,黑色的心里是显示不出这些美丽的。三楼窗外的一棵树,只是悄悄的探出头来,在风中摇曳,如在半空中长出的杂草。但秋天的颓废是我的最爱。正如我盼望着人生暮年一样,我盼望着秋。

  右面的窗外是浪漫的梧桐树,此时它依然翠绿,这让我想起了香樟树。我曾经答应过她们,要送给她们香樟叶的。是刚刚从树梢落下来的,还夹着晨露的味道的叶子。但我的诺言没有兑现。我没有等到那片叶子落下就离开了她们。现在我拥有了昂贵的香樟木,它的香气弥漫在我的卧室中,衣服上,但是若可以,我愿意倾我所有去换那片叶子,用尽一生去守护那份友谊。

  以前我是被上帝宠爱的孩子,它让我遇到了一群如秋版的男孩和女孩,在我一再长满铁锈的栏杆上,一句话都不说,等待着命运的审判时,他们都消失不见了,只留下阳光在周围空旷的大地上,践踏出一片空荡荡的疼痛。我不像小四一样,站在香樟树下等他们回来。我只盼望树下黑色的荫凉能变成疏枝的倩影,让我及我的生命结束在秋天。在枯枝下仰望,问天问海问季节。我究竟是谁家的小孩头插茱萸,在荒凉的高岗上,夜夜夜夜,含泪仰望。

  叶子离了树,是树的不挽留,还是风的追求?我希望是风的追求。因为我知道树不会那么无情,留我一个人面对这冰冷的墙。我觉得自己是一只鼹鼠,活在黑暗里,活在一个人的地下。三楼下面的槐花,很奇怪的在秋天飘零,那份神韵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曾接住了一片下落的槐花,似乎我的手心弄疼了它,鹅黄色的干枯的花瓣表现出扭曲的表情。踩着槐花的尸体,看着白色的土贪婪的吞噬着没有生命的生命……

  暑期,我从未想过开学后会怎样。上帝收回了那群可爱的孩子,是我想都没有想过的事。不抛弃不放弃这六个字对我很不公平,到底是谁抛弃了谁?也许我们都不懂这黑色中寂寞的节奏。我在风中拼命的追赶他们,却只能看到他们在前方那个温馨的家门口冲我微笑,然后我长出了同样黑色的翅膀……

  我曾说过要嫁给死亡,拉上痛苦做伴娘。上堤岸我的话执行了。我开始羡慕以前的年少无知,从来没想过离别。早知道自己对这份感情看得难舍难分,当初说什莫……现在的他们是否还记得当初的事,心中是不是还留有我的痕迹?马路上是轮胎与汽油的味道,汽车急速驶过,留下的是短暂的鸣笛声,那我呢?

  三楼窗外的风景太多,感情太多,回忆太多。明天的阳光不会因为我而藏在地平线下,明天的风雨不会因为我而狂卷整个城市。该怎么活明天还得怎么活,把这当成地球的另一端,把悲伤装进信封,丢给地球那一端的自己。看天空有卷云在闪,圈里圈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只有经历过秋的萧条才会像我一样爱它。

 

点击展开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原创作文 相关文章>>


相关分类:三楼窗外



随喜分享:

  • 微信
  • QQ好友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必填

◎已有 0 人评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邮箱:20354275@qq.com